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战地摄影师手札 > 第49章 雪夜前的交流

第49章 雪夜前的交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怎么了?”
  躲在松树后面的卫燃低声问道,同时侧耳倾听着周围的动静,然而,除了迎面出来的寒风,他却根本没有听到任何不正常的声音。
  “刚刚我听到声音了”
  季马举着枪继续搜索周围的环境,同时低声解释道,“是金属撞击的声音,这附近应该还有其他人。在这种鬼地方,人和动物一样都是枪口下的猎物。”
  “我没听到啊”卫燃举着望远镜茫然的环顾了一番周围的环境。
  “维克多,我们是来打猎的,不是来度假的,所以你最好能警惕点儿。”季马说完缓缓站起身,“走吧,我们过去看看,如果没有危险再继续前进。”
  根本不等卫燃回答,季马已经重新将步枪夹在腋下,随后从怀里掏出那支老旧的马卡洛夫手枪藏进宽大的袖口,迈开步子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向了他刚刚瞄准的方向。
  卫燃见状,也赶紧端起猎枪,踩着对方的脚印跟了上去。
  两人绕过一颗颗粗壮的松树,脚下的地势也跟着越来越低,片刻之后,卫燃也终于听到时不时响起的金属敲击声。
  终于,当他们绕过一块足有五六米高的巨石之后,视野中悄然出现两顶四处漏风被积雪掩埋大半的帐篷。在这两顶帐篷不远处的一颗松树上,挂在枝杈上的一个不锈钢小锅,和同样材质的勺子在寒风的吹动中时不时的撞击在一起,发出清脆悦耳的敲击声。
  季马却并没有放松警惕,而是直接举起手枪,开始在这片明显废弃已久的营地周围搜索着可能存在的危险。
  许久之后,季马这才收起枪,从腰间抽出一把小刀,三两下便划开了其中一顶帐篷。
  “看来有熊袭击了这里”季马从帐篷里捡起一截残缺的大腿骨解释道,“这么大的咬合力,只有熊才能做到。”
  “这也是猎人?”
  面对卫燃的提问,季马思索片刻后摇了摇头,指着营地不远处已经开始结冰的溪流说道,“就算再蠢的猎人也不会在这种地方扎营的,我猜应该是挖猛犸象牙的外乡人。”
  似乎是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季马用刀划开第二顶帐篷,卫燃好奇的凑上来,只见这顶帐篷里果然放着一些脏兮兮的水管和水裤,甚至在角落的箱子里还放着几支生锈的铲子以及被打翻的各种调味料。
  “我们走吧”季马皱着眉头转身就走,“这里已经有其他人来过了。”
  “你怎么知道?”仍旧一脸茫然的卫燃跟着季马追问道。
  “挖猛犸象牙的人一般都是夏天来,最晚九月中旬也就离开了。”
  季马伸出大拇指比了比身后的营地,“而且他们一般都会用抽水泵打出的高压水流冲击河床,把象牙冲出来。但现在人死了,象牙和抽水泵却没了,明显有人比我们更早发现这里并且捡了个便宜。”
  “你对他们还挺了解”
  “当然了解”
  季马语气平淡的解释道,“那些外乡人和当地的猎人可是死对头,他们挖掘猛犸象使用的抽水泵不但会把这条动物喝水的小溪弄的浑浊不堪,而且水泵的噪音也会把周围的东西吓跑。夸张点说,死在帐篷里的那个倒霉鬼就算是被哪个胆子大的猎人开枪打死的我都不意外。”
  季马用如此平淡甚至有些幸灾乐祸的语气猜测出来的可怕原因,也让卫燃越发的提高了警惕,连原本过来看新鲜的心思都跟着冲淡了不少。
  排除了可能的危险,两人在密林中各自端着枪继续前进,直到当天下午三点多的时候,领路的季马这才在一片地势平坦的林间空地里停住了脚步,“好了,我们今天就在这儿扎营吧。”
  “我们还有多远?”
  卫燃气喘吁吁的问道,他虽然平时也没少在小姨的旅行社里兼职导游,但体力却远远比不过靠狩猎为生的季马,尤其是在背着重达几十斤的登山包的前提下。
  “明天再走一天,不出意外的话,后天上午我们就能抵达目的地了。”
  季马说话的同时,已经摘下背包,顺便将斧头递给了卫燃,“你去周围砍一些新鲜的松枝过来,如果发现枯木的话先记好位置,等我搭好帐篷一起过去弄些回来当燃料。”
  原本正打算喘口气的卫燃无奈的接过斧子,就近找了几颗低矮的松树,把够得着的枝杈砍下来一点点的拖回了营地。
  季马同样没闲着,他从自己的包里抽出一把锯子,选了三科手腕粗的笔直松树锯断,然后用绳子捆住一端撑起了一个足有两米多高的三脚架,动作熟练的把一顶帆布材质的印第安帐篷悬垂在了三脚架的正下方。
  最后用小刀削了几个木头地钉把帐篷的边角绷紧,再拉上几道风绳,他这才心满意足的把卫燃源源不断送回来的松针抱进帐篷,仔细的铺在了厚实的积雪上。
  等他用积雪从外面把帐篷四周压实,卫燃也在不远处发现了一颗倒地的松树。随着锯子的来回拉扯,一节节大腿粗的原木被两人送回了营地。
  忙完了搭建营地的工作,季马再次拿起枪扛在肩膀上,“我去周围看看能不能打到什么猎物,你在帐篷里把火生起来吧。”
  “交给我吧!”
  卫燃痛快的挥挥手,平时他可没少跟着阿历克塞教授去打猎露营,这活自然难不倒他。
  先把原木用斧头劈开送进帐篷,然后从登山包里翻出焚烧台支在帐篷中央,等他大汗淋漓的点起篝火,架上吊壶开始化雪煮水的时候,远处的林子里也响起了一声清脆的枪声。
  不久之后,季马扛着枪,单手拎着一只扒干净只剩肉的兔子从林子里走了回来。
  “运气不错,打到一只兔子,应该够我们两个吃了。”季马说话的同时,已经弯腰捡起一根松枝,看他那样子显然是准备把兔子烤了。
  “还是我来吧!”
  正准备继续去劈柴的卫燃用手中的斧子换来了对方手里的兔子,“虽然打猎比不上你,但这兔子交给我处理,绝对比烤着好吃。”
  季马无所谓的接过斧子,把枪靠在自己的登山包上就往外走,同时不死心的说道,“只要你别拿来煮汤就行,我上次试过,太难吃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