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东瀛怪诞创造时 > 4000字章节 第一百二十六章 和怪诞联盟?红衫的远行,瞳子的迷雾

4000字章节 第一百二十六章 和怪诞联盟?红衫的远行,瞳子的迷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浦只三郎在出租车里看见了那个神秘司机,熊田信彦,还有一个无面男!”
  
  村冈花夫这句话在蛙人耳畔回响了好几遍。
  
  这两天他还真是长见识了,那天晚上藤野离奇的出场,刚解决掉了熊田信彦。今天熊田信彦就出现在了怪诞出租车的副驾驶上……这背后肯定也有里美奶奶的影子吧?
  
  对了,熊田信彦在奈良公寓开展吃人大屠杀的时候,出租车司机貌似也出场了……
  
  浦只三郎看到的面孔多半是因为那个家暴怪诞,还有那个无面男,十有八九也是怪诞。
  
  虽然浦只三郎接受审问的时候精神已经不大正常,但他说出来的司机和熊田信彦都是真实存在的怪诞,所以无面男很有可能也是真实存在的。
  
  这意味着什么……这些怪诞联手了吗?
  
  众所周知,怪诞是规则的化身,是不可能有主观意识的,更不可能彼此联手……怪诞一旦相遇,十有八九就是规则的相撞,多半有一方会被另一方吞噬、收容、限制……可现在,竟然联手了?
  
  蛙人在特殊调查课这么多年积累的常识似乎在两个晚上就要完全颠覆。
  
  太可怕了。
  
  村冈花夫试图让浦只三郎把出租车司机的模样画出来,或者简要描述出来,由警方专业人士配画。这样或许有可能从茫茫人海中比对出怪诞司机在现实生活中的模样,进而找到真人……当然,尝试失败了。
  
  浦只三郎完全无法画出来,甚至对无面男和熊田信彦,也只能进行简单的描述……画是不可能画的,这大概也是那辆出租车的某种规则。
  
  “这些情况都已经上报了吗?”蛙人问道。
  
  “嗯,”村冈花夫说道:“第一时间上报国家警察厅了。”
  
  “警察厅怎么说的?”
  
  “正在研究,会尽快安排专门人员前来调查的,”
  
  村冈花夫道:“不过也只能这样了。我感觉,上面的意思是,这些怪诞暂时来看,都是善良守序阵营——
  
  你看,里美的奶奶、出租车,还有家暴怪诞都明显带有除恶扬善的性质。
  
  藤野和熊田信彦最开始是混乱无序阵营,但被消灭后再次出现之时,似乎已经失去了无序杀人的属性。
  
  非但如此,而且这几个怪诞还出现了主动对付混乱无序怪诞的征兆……”
  
  “是要和怪诞联手吗?”
  
  蛙人立刻领会了,脸色大变,“难道……警察厅的意思是——我的天,难道他们想尝试和这些良善阵营的怪诞联手,对付那些混乱无序的怪诞吗?
  
  我要报警了……人类……和只会用规则杀人、再补全规则的怪诞联手?就算是善良阵营的……也太离谱了吧?”
  
  “只是初步的设想……”
  
  村冈花夫道:“不管怎么说,这几个有序怪诞目前对社会造成的危害都是很有限,在全国各地到处都有混乱无序怪诞肆虐的大势下,警察厅那边也不可能为了这种有限的危害牵扯太多精力……
  
  我想,就算安排专人来调查,警察厅主要的目的肯定也不是为了收容或限制他们,更多的应该是抱着万一有联手的可能呢……”
  
  好吧,如果这样解释的话,蛙人还可以勉强理解。斗争嘛,不就是把朋友变得越多越好。问题是,怪诞可能当人类的朋友么?以蛙人多年的从业经历来看,简直是天方夜谭。
  
  正说着呢,村冈花夫这边接起一个电话:
  
  “长官好!”
  
  “是,浦只三郎现在正在接受审问。”
  
  “呃……他被某种怪诞缠上了,而且,很可能牵扯到一起凶杀案……”
  
  “好……好……”
  
  挂了电话,村冈花夫撇了撇嘴,“这些混蛋……”
  
  “怎么?”
  
  “竟然是中泽健二本部长亲自打来的电话,说是浦只三郎的案子惊动了国家警察厅的某位长官,对方表示很关切,要求一定要秉公执法,决不能放掉一条漏网之鱼,也不能冤枉任何一个好人……”
  
  “那意思不就是如果没有查到什么证据,就尽快把人放回家?”
  
  “嗯……差不多,”
  
  村冈花夫道:“按今晚上浦只三郎那个家伙自言自语说的话,之前死掉的千春,很有可能真的就像网上那些破案发烧友所推测的,就是浦只三郎杀死的。
  
  为了搞清楚事情真相,我们还专门请来了李医生做了心里催眠——
  
  大概是因为浦只三郎处于精神错乱的状态,所以催眠的效果不是特别好。不过,也可以做出基本的判断——浦只三郎有很大的可能性杀人了。
  
  而且不止杀了一个人,至少三四个,全都是一些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但是罪证不大可能找到了,浦只三郎的父母比他懂行,请了专业人员从各个环节处理过,所有的证据都毁掉了……可惜,催眠后的口供是不能当证词的。就算能当,也不是个完整的证据链……
  
  一想到要把这种杀人犯放回去,还真是叫人不爽。”
  
  村冈花夫所说的李医生是黎都一家私人诊所的医生,医术高明,还精通一种与特异功能相结合的心理学,因为和正义关系不错,所以经常被怪诞调查课请来帮忙。
  
  不过,怎么说呢……这个李医生有点邪乎,还懂一些奇门本领,私底下甚至还会调查怪诞事件,蛙人和红衫每次见到那个家伙都感觉到冷嗖嗖的……
  
  “不能从调查浦只三郎的父母或者身边人着手吗?就算证据都销毁了,总可以查人吧?那些销毁证据的人还活着吧。”
  
  “我对此保持谨慎的乐观……”
  
  村冈花夫道:“而且,我们课的职责也不是调查凶杀案,没道理再深入调查。把案子交给刑事课似乎也不成……浦只三郎的父亲是浦只大财团的子弟,就算只是旁系分支,对刑事课施加压力也足够用了。
  
  我不相信本部刑事课那些家伙能一查到底,否则千春的案子也不会轻易就用一个替罪羊糊弄过去。”
  
  “这样啊……这样也好办啊,”
  
  蛙人嘿嘿笑道:“就以调查怪诞的名义把浦只三郎这货扣下来,然后告诉本部长,这个家伙只能待在特殊调查课的特殊房间里,否则就要死于怪诞的杀人规则中。
  
  这样一来,浦只三郎的父母也不敢随意施加压力了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