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东瀛怪诞创造时 > 万字大章 第137章 谜先生和浦只三郎的终结

万字大章 第137章 谜先生和浦只三郎的终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没记错的话,浦只三郎这个杀人犯现在好像在调查课手里,你打算上门去抢吗?】
  
  【说真的,要是你敢去冲击怪诞调查课,我给你赞助三十个怪诞】
  
  “用不着那么麻烦。”顾醒说道。
  
  说话间,喜多英二郎已然将今天的带走提案呈送到顾醒的手边。
  
  提案标题上写着:
  
  【关于再次将乘客浦只三郎带到黎东高速收费站通道的申请报告】
  
  顾醒说道:“我记得你的规则好像最近又有补全吧?再加几个人应该没有问题的。”
  
  喜多英二郎立刻回到书桌上修改提案,他在标题上又加了三个名字:浦只武彦、田上秋乃、久保祥一。
  
  “说实话,”
  
  顾醒对小洞说道:“不把这几个混蛋送到地狱里,我寝食难安。”
  
  【哼。这才到哪儿啊,还有比这更混蛋的】
  
  “谁?在哪儿?怎么找到他?”
  
  【不到时候呢】
  
  “简直谜语人……”
  
  【我说,你还真想扫除世间的一切黑暗啊】
  
  “如果有可能,”
  
  顾醒说道:“我是打算把这些渣滓一个一个亲手送走。”
  
  【你就从来没有好奇过……你身上这种爆棚的正义感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么?】
  
  “你知道?”
  
  【我这不是在问你嘛】
  
  “可能是天生的,也可能……说不清楚了,我忘记了从前的一些事,你知道的。”
  
  ……
  
  田上秋乃正在自家客厅里来回踱步。
  
  坐在在一旁沙发里,神情同样焦虑的是他的丈夫,浦只财团旗下一个中型公司的社长浦只武彦。
  
  虽然年纪将近五十,但田上秋乃保养的不错,可说风韵犹存……金钱在延缓衰老方面所能产生的能量实在巨大。
  
  不过,田上秋乃最近觉得自己的样子明显衰老了很多。
  
  直接原因是她最近的情绪很糟糕,因为她的独子浦只三郎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先是被莫名其妙的变脸怪诞缠上了,然后又被警方的特殊部门以调查怪诞为由关起了禁闭。
  
  田上秋乃一番打听后才知道,那个特殊部门名义上是在调查怪诞事件,背地里却在偷偷搜集浦只三郎杀人的证据。
  
  简直岂有此理!
  
  这帮混蛋,拿着纳税人的钱开出来的工资,然后欺负到纳税人的头上吗?
  
  这个国家堂堂六大财团之一的浦只家族的子弟,就算不是嫡系子弟,就可以这样任人欺凌吗?还有没有天理?
  
  田上秋乃当即带着浦只武彦,直接找到了黎都警察本部的本部长中泽健二。
  
  中泽健二了解一番情况后,皱了皱眉头,说道:
  
  “这个案子……被正义接手了啊,有点不好办。”
  
  “正义?”
  
  “哦,是我们这边特殊调查课的课长,代号正义,”
  
  中泽健二说道:“一个自以为正义感很强的家伙,非常难搞。认死理,丝毫不讲情面,他认准的事情,别说是我,就算是国家警察厅长官八木摩起来求情也没有用。”
  
  “您是警察本部的本部长啊,顶头上司!就算您亲自拜托都不行吗?或者,干脆辞掉这个家伙好了啊。”
  
  “我还真没有这个权力,”
  
  中泽健二苦笑道:“特殊调查课名义上归我们各地方警察本部管理,但任免权除了东都警视厅,其他都在国家警察厅。就算警察厅想行使任免权,也需要征求调查员元老委员会的意见……
  
  所以,实际上,各地本部对他们的影响有限……最多是因为他们调查案件时,需要其他部门的警察配合,还能勉强接受一番管理……”
  
  “拜托了!”
  
  浦只武彦向中泽健二微微鞠躬,“我就这一个儿子。”
  
  这可是平日里趾高气扬的金主啊,能做到如此低声下气,可见救子心切,中泽健二不禁也有些动容了。当然,他并不怎么同情对方的遭遇。
  
  “呃……好吧,我只能尽力试试了……”
  
  随即,他当着浦只武彦、田上秋乃的面,拨通了正义的电话。
  
  此时的正义正在黎都市的秋田区调查雨女案件——他得到最新的线报是,有一个疑似雨女的可疑女子最近搬进了秋田区的尚泽公寓。
  
  虽然雨女的长相完全无法描绘和描述,但把可疑目标确定为突然搬到某所公寓的、容貌惊为天人的年轻女性之后,排查范围还是大大缩小了。
  
  看着手机来电上显示的中泽健二的名字,正义立时明白了对方的来意,皱了皱眉头,直接按下了侧面的静音键。
  
  中泽健二一定是来为浦只三郎求情的。
  
  正义知道中泽健二和浦只家族的某位有些扯不断的关系。
  
  到达某一级别的政府官员,背后十有八九有一位甚至几位幕后金主,能够出淤泥而不染者少之又少,这是这个国家的政治常态。
  
  正义不可能改变这种状态。但要是那些幕后金主有事犯到了正义手里,那就休想通过官商结合的路子安然脱罪。
  
  更何况,浦只三郎实在罪大恶极。虽然目前已经很难搜集到对方的罪证,但正义之前和李医生通过话,医生告诉正义:
  
  “浦只三郎的手上至少沾了六个年轻女孩的血……别放过他。”
  
  正义对李医生的催眠手段笃信不疑,这是他亲自体验过的。
  
  那么,浦只三郎也就不可能从正义手上平安离去了。除非,他被列入死囚的名单。或者……被怪诞杀死。
  
  送上绞刑架当然是最好的结果。如果做不到,那么被怪诞杀死也可以。正义没那么迂腐。
  
  “你们瞧,”
  
  中泽健二把手机屏幕朝着浦只武彦、田上秋乃晃了晃,屏幕还停留在未能接通的界面上,“他竟然不接我的电话……”
  
  “那个混蛋正义的办公室在哪里?”
  
  “特殊调查员平常很少会在办公室,”
  
  中泽健二说道:“调查案件的话,则可能在黎都的任何一个角落,甚至会闯入一些很诡异的地方……我看,不如这样,你们两个先回去,等正义给我回了电话……”
  
  “中泽健二本部长,”
  
  田上秋乃双手托着中泽健二的办公桌,身体向前倾了倾,面色一冷,
  
  “我想,您是不是忘了,当初您是怎么爬到这个位置的。您该不会以为,过往所为的一切,就像雨水冲过的地面,所有痕迹都消失了吧?”
  
  “您在威胁我?”
  
  中泽健二脸色一变,目光变得锐利起来。
  
  “我们心里都明白——正义是不会给您回电话的,一百年后都不会!”
  
  田上秋乃毫不退让,“您为什么不能体谅一个很可能失去唯一儿子的母亲的绝望心理呢?如果把这个母亲逼到绝途末路,逼到失去独子的悲惨境地,杀人也好,放火也好,引爆炸弹也好,她什么都能干出来!”
  
  同样,您儿子也侮辱并杀害了别人家唯一的女儿啊……还不止一个。中泽健二的脑袋里第一时间冒出了这个念头。
  
  “有话好好说……我们可以再探讨探讨,一定有办法……”
  
  两个人对视半晌,一旁的浦只武彦正打算站出来打圆场,中泽健二忽然靠向身后的椅背,
  
  “从官方,或者说,从正义那里很难把路走通了。”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盒烟,递给了浦只武彦。
  
  浦只武彦从不抽烟,但这次还是接了过来。
  
  中泽健二掏出打火机,为浦只武彦点燃烟,才给自己点上。在点烟的一瞬间,两个人靠的很近。
  
  “我知道有一个人,一定可以帮到你们。”中泽健二说道:“但是,你们别说是从我这里拿到消息的……”
  
  “您真是救苦救难的大好人!”
  
  ……
  
  此时的田上秋乃和浦只武彦正在自家客厅苦苦等待中泽健二所说的,那位神通广大的谜先生。
  
  “都几点了……怎么还不来啊?”田上秋乃喃喃道。
  
  “别着急,这样我反倒放心了,”
  
  浦只武彦安抚道:“那些真正有特殊本领的人往往都很有个性,很叛逆,谜先生的架子越大,三郎就越有希望。”
  
  “嗯。”
  
  中泽健二推荐的那位叫作“谜先生”的神秘人士,常年都在本子国警方黑扑克通缉单的前五名里徘徊,全国各地都有案底,但从来没有哪个地方的警察局抓到过他。
  
  据说,谜先生几乎无所不能,上天……入地,专门做财阀的生意。
  
  只要支付的佣金足够,又是财阀家族的人,谜先生就愿意出手帮忙……偷盗、杀人、放火、爆炸、投毒,甚至解决怪诞事件,他无所不干。而且,凡是他答应的事情,很少失手。
  
  田上秋乃和浦只武彦过去从未听说过谜先生,更不晓得他经常和财阀家族打交道。
  
  中泽健二的解释是:“大概,您二位从来没有惹上怪诞之类的麻烦吧。或者,从来没有被那些稀奇古怪的特异人士盯上。”
  
  当然,更大的可能性是,两个人的身份地位还不够资格接触到这样的信息。
  
  不管怎么说,按照中泽健二的建议,田上秋乃和浦只武彦已经把一笔数额极大、连浦只武彦都觉得很是肉痛的现金打入了浦只财团主银行的某个神秘账户里……
  
  打钱的时候,田上秋乃和浦只武彦几乎没有丝毫犹豫。毕竟,钱没了可以再赚。
  
  大概又等了一个多小时,一个身材较小,容貌可人,身着白色洛丽塔裙,蕾丝边短袜,玛丽珍鞋的少女忽然出现在了客厅之内。
  
  现身之时任何征兆都没有,谁都不晓得少女是怎么做到的。
  
  田上秋乃愣了一下,随即喜道:“您就是谜……”
  
  “我是谜先生的助理,您称呼我为谜面就好。”
  
  谜面说着,手腕一抖,一张卡片朝着田上秋乃旋飞而来。
  
  卡片旋转的很快,但是到了田上秋乃眼前刚好停了下来。
  
  她接过卡片,是很有质感的黄色牛皮纸,上面用毛笔写了两个笔画极度张扬的“谜”字。
  
  “这……”田上秋乃抬起头来,有点迷茫,“这是什么意思?”
  
  “第一,从黎都本部特殊调查课手中救出您的儿子;第二,干掉那个自以为是正义化身的调查员正义,”
  
  谜面微笑道:“这两个活,谜先生接下来了。您要感谢自己的大方,还有您出身于浦只家族的丈夫……对了,第二个活还得加钱。”
  
  说完,一团白雾从她脚底喷涌而出,整个人陷入迷雾之中,旋即消失不见。
  
  “老公,”
  
  田上秋乃望着浦只武彦,浑身一哆嗦,打了个喷嚏,“你觉得靠谱吗?”
  
  “靠谱,”
  
  浦只武彦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风韵犹存的妻子身上,“特别靠谱,我们可是花了大价钱的。”
  
  “让那个正义去死吧,”
  
  田上秋乃咬牙切齿道:“我就没有见过这么不知好歹的混蛋!”
  
  ……
  
  “我喜欢钱,”
  
  深夜,坐在一辆造型很夸张的豪车内,看着银行账号里新入账的天文数字,穿着一身大红风衣的谜先生嘴角翘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越多越好,哈哈哈哈哈~”
  
  一连串尖锐刺耳的笑声。
  
  “老板,”身旁一身娇俏可爱的谜面手里拿着一张浦只三郎和一张正义的照片,说道:“黎都本部到了。”
  
  ……
  
  “啊~~~要死了,”
  
  写完了当天的怪诞调查报告,蛙人从警察本部大楼一楼大厅走了出来,站在大门口的台阶上,伸了个懒腰,
  
  “总算能休息了!”
  
  一旁的助理小峰雅信说道:“大人,您好久没有去拳击俱乐部了啊。”
  
  拳击,可以说是蛙人唯一的业余爱好了。
  
  其实,他差一点就要成为职业拳击手。在被正义看中,推荐到怪诞培训部之前,蛙人正打算去职业拳击协会注册来着。
  
  “我也想去啊,”
  
  蛙人一脸苦相,“我能怎么办……”
  
  正义去调查雨女了,冬落去了东都,红衫被拉进了死地,乌鸦完全联系不到,现在黎都警察本部能用的调查员就蛙人和秋刀鱼,秋刀鱼又是个拿起漫画放不下来的死宅……
  
  据正义说,黎都市还有第七个正式调查员,很厉害的一位,但自从蛙人入职以来,从来没见那位。
  
  总而言之,现在压力全到了蛙人身上……
  
  还好,最近东都的怪诞事件发生频率不算太高。
  
  蛙人最近手头上的案子,算上从红衫那边接过来的家暴怪诞,初步可以认定为已完成限制的差评外卖怪诞,还有一个吃人的私人医院怪诞,几个杀人规则很苛刻、可以逐步观察限制的特异种怪诞……勉强还能撑得过去。
  
  正义,乌鸦,红衫,还有那个让人讨厌的冬落……你们赶紧回来吧,我是蛙人不是超人,不是美国队长,没有三头六臂,我要搞不定了,我想你们啊,特别想!蛙人在心里呼唤着。
  
  “话说,”助理小峰雅信说道:“我们黎都的调查员也太少了吧,好歹是两千万人口的大城市,看看人家东都警视厅……”
  
  “我记得培训课那边有两个实习调查员似乎快要转正了,”
  
  蛙人道:“我看你最近的精神力量涨势不错,快要够资格了。到时候,我跟他们说一声,把你放到实习的名单里。”
  
  “谢谢!谢谢大人!”小峰雅信满脸欣喜。不愧是素来善解人意的蛙人大人,爱好是铁血的拳击,内心却有一抹温柔。他还没开口,对方就明白了自己的想法。
  
  “大人……”
  
  “嗯?”
  
  “真心感谢!真的!”
  
  小峰雅信郑重其事地向蛙人鞠了一躬。如果能成为实习调查员,就有资格独立处理一些比较简单的怪诞事件,也就意味着他从此摆脱了“可消耗人员”的悲惨命运,收入和生活水平也能提高一大截。
  
  “哈哈,”
  
  蛙人笑道:“你还是赶紧想一想,给自己起一个什么拉风一点的代号比较好。”
  
  成为实习调查员之后,小峰雅信这个名字将消失在所有官方登记造册的资料里,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成为被人忘却的往事。
  
  “我早就想好了,蜂人,您觉得怎么样呢?”
  
  “不咋样……”
  
  正说着,本部门口忽然驶过来一辆造型夸张、大红色的超级跑车,一个漂移甩尾停下了车——
  
  “嗤——”
  
  刹车的声音极度刺耳。
  
  “扰民啊,这大晚上的,”小峰雅信皱了皱眉头,“谁啊?”
  
  车门打开,从车上下来一男两女。
  
  男人穿着一身大红——红色大衣,大衣上有整齐的小花纹,仔细看清——小花纹都是一个个谜字。
  
  红色裤子,红皮鞋,红色的绅士帽,手里拿着一根红色手杖,周身笼罩着一层薄薄的红色雾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