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东瀛怪诞创造时 > 4200字章节 第一百四十章 《鬼妓回忆录》和男人的诺言

4200字章节 第一百四十章 《鬼妓回忆录》和男人的诺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久保祥一的状况令小洞也有些吃惊了。
  
  【哇哦,原来是个人形怪诞,竟然成了浦只三郎的跟班?而且,这么长的时间里没有吃掉浦只三郎?事情很不简单嘛】
  
  “去会会他好了。”
  
  顾醒说着,出租车已发动,“轰——”
  
  “那个人就是久保祥一?”
  
  带着熊田信彦、早惠、藤野,坐着喜多英二郎的出租车,顾醒穿街过巷,来到世丰谷外围的大街上,看到一个男子背着什么东西从世丰谷跑了出来。
  
  世丰谷是黎都最具代表性的富人区,拥有本子国最传统的风土人情,整个区域的房子都是独立存在,没有高楼大厦,没有狭窄的街道,没有压抑感,怎么舒适怎么设计,被称之为“人间顶级豪宅”。
  
  住在世丰谷的人,大部分都是著名企业家、大牌明星、文化名流,这里的代名词就是富有,特别富有。
  
  顾醒有点好奇,久保祥一一副穷鬼的模样,怎么会从这种顶级富人区跑出来。
  
  【大概是】
  
  【你干嘛不上去问问】
  
  与一个尚还未被收容的怪诞搭讪交谈,顾醒显然没有那么鲁莽。
  
  喜多英二郎把车停在久保祥一身前,车门打开。
  
  久保祥一见状,哆嗦了一下,背着女人往另一边跑去。
  
  没跑两步,抬头看见一个嘴角裂到耳根的男人扑了上来……啊呜,一口。
  
  ……
  
  回到涉谷公寓的家中,顾醒看见久保祥一身后背着一个布娃娃,正在书架旁的圆垫上跪着等候,满脸谄媚的笑。
  
  书架上多了一本名叫《久保祥一的上门送货服务怪诞合集》。
  
  可以对外人展示的书名则是《鬼妓回忆录》——
  
  这是导演三池崇史拍摄的一部恐怖电影的剧本版,讲述了一位美国作家乘船行驶在飘着浮尸的河流上,前往禁忌岛,寻找失散爱人小桃,却遇到了鬼妓的故事。
  
  顾醒看过那部电影,人性的丑陋虚伪被放大到极致。看完之后,整个人都麻了……
  
  翻开《久保祥一上门送货服务的怪诞合集》,序言里描述了他的怪诞规则:
  
  久保祥一是黎都市富人圈里广为流传又极为神秘的皮肉掮客,有幸能被他服务的客人不多,所以大多数有钱的男人对他的到访极为向往。
  
  规则1:当一个男人心里产生了强烈的想和一个女人发生关系的欲望,久保祥一就会背着女人找上门。男人的精神力量越高,对女人的渴望越强烈,则越容易触发这条规则(e)。
  
  规则2:如果触发规则的男人心里有一个明确目标的女人,久保祥一就会将自己的布娃娃变成那个女人的模样带上门。如果男人没有明确目标,久保祥一则会将自己的布娃娃打扮成顶级美女的样子,送上门(e)。
  
  规则3:久保祥一可以把一个活人变成洋娃娃,再把洋娃娃变回活人(e-),在此期间,活人不会死去。
  
  规则4:如果男人拒绝了送女人上门的久保祥一,将会走一段时间的好运。如果男人接受了女人,则需要支付一大笔费用,作为久保祥一的活动经费(e-)。
  
  规则5:在男人和女人发生关系的过程中,久保祥一会躲在房间的角落里偷窥。男人泄露阳气的一刹那,久保祥一会全部吸收,化为自己完善规则的力量。被吸走阳气的男人在之后一段时间里,会觉得自己变得生龙活虎。事实上,那只是虚假的繁荣,就像无根的绿草(e+)。
  
  为什么久保祥一会成为浦只三郎的跟班,并且合谋害死了千春?
  
  书中没有解答。就连久保祥一的过往也只字未提,一切成谜。
  
  想一想,要是那些触发规则的男人们知道,和自己发生关系的其实只是一个被久保祥一不知道背了多久、有点发臭的洋娃娃……
  
  【这个家伙你打算怎么处理啊?】
  
  【别告诉我你打算把他留在书房。太恶心了,我要搬家!】
  
  “我忽然想到一个有趣的点子,”顾醒说道:“为什么不让久保祥一去环球旅行呢。”
  
  ……
  
  夜深如墨,大片的乌云遮住月亮。
  
  在寂静城市的街巷里,久保祥一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背着一个容貌娇美、满脸畏惧的女人走进了世丰谷的街区,敲开一户人家的房门。
  
  “是祥一先生啊,看来今天是我的幸运日,”
  
  男主人打开房门,脸上露出了暧昧的笑容,“快请进。”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
  
  久保祥一把背上的女子放了下来,笑道:“她是您的了……之后,我要赶往非洲。”
  
  “好的,我抓紧。”
  
  男主人抓住女子的手,把她拉进门来,“费用稍后会打到您的账户里。”
  
  关上门,男主人端详着女子的脸庞,是很漂亮,不过总觉得有点眼熟,仔细看来这女人和隔壁浦只武彦家的那个漂亮儿子长得蛮像的。
  
  管他呢……
  
  一旁的柜门的夹缝里,久保祥一睁大眼睛,眨都不眨。
  
  ……
  
  清晨,带着一束鲜花,顾醒出现在了石崎千春的墓碑前。
  
  “请安心离开吧,为了朋友仗义出手的千春小姐,”
  
  献上鲜花之后,顾醒对着墓碑说道:
  
  “从今天起,久保祥一会背着浦只三郎开始一场无休无止的环游旅行。在保证生命安全的前提下,我会让她尽可能地忙碌起来,直到……世界的尽头。”
  
  “我发誓,”
  
  顾醒用手摸着心口,“我会将这个国家里,所有像浦只三郎这样的畜生,一个一个,亲手送到地狱里。”
  
  这时,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只蝴蝶,落在了千春的墓碑上。
  
  它扇了扇翅膀,像眨眼睛一般。
  
  少许,蝴蝶飞了起来,在渐渐亮堂起来的晨光中消失不见。
  
  ……
  
  “下面播报一则本台刚刚收到的消息。
  
  昨日晚间,又有一辆满载乘客的巴士离奇失踪,这已是本月之内的第三起巴士失踪案件。
  
  警方正在全力侦破案件,据专家分析,这有可能是因为太阳黑子和耀斑活动带来的特殊影响,从而导致某些区域产生了空间虫洞……”
  
  电视里,漂亮的女主播一脸严肃、字正腔圆地播报着:
  
  “据本台记者工藤爱采访中了解到的消息,浦只财团下属的安永药业公司社长浦只武彦,及其夫人浦只秋乃,其子浦只三郎,近日离奇失踪,警方怀疑仇家绑架,目前案件正在全力侦破当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