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东瀛怪诞创造时 > 月底求月票 第146章 团灭

月底求月票 第146章 团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古有生说罢,见红衫三人仍是防御站位,固守着“替死符”,口中当即默念御剑诀,
  
  “剑来!”
  
  头顶宝剑发出“铿”的一声,冲着顾醒和圣子直杀而去。
  
  他是筑基期的修为,倘若放在宏然修士界,以一人之力斗法百余个练气修士都不在话下,更不论凡俗人类,便是拿来千百万个,在他面前亦是如同蝼蚁一般。
  
  照实而言,这批与他共同进入试炼场的几位,古有生几乎都没放在眼中,反倒是那个外号叫做乌鸦、并非触发者的女人隐隐让他觉得有些不安。
  
  到了筑基期的修士,或多或少会对关系自家生死的凶兆有些觉察,乌鸦让他觉得不大舒服。若非顾忌此人,古有生根本不打算与对方商量,像那个杨夜一般直接动手多利索。
  
  现今,大敌就在眼前,以那【怪诞轮回者】的狠辣诡异,等对方找上门来,在场死掉哪一个触发者都不稀奇,完全不看修为和本领高低。
  
  古有生千辛万苦才突破筑基期,怎么甘心陨落在此?
  
  想到这里,他神念一动,驭剑之时,更添一份狠厉。
  
  下一瞬,黑色鸟儿便从他头顶越过。
  
  古有生知其厉害,身形一闪,整个人消失不见。
  
  他放出去的那把飞剑却要砍了下来,红衫大喊一声:“傻鸟,动手啊!”
  
  血鹦鹉浑身散出一道血光,冲着飞剑迎面而上,却被飞剑如切豆腐一般砍成两半。
  
  眼看形势大好,格雷沃尔和霍利一人盯着顾醒,另一个盯着圣子,亦是蠢蠢欲动。
  
  便在此时,敲门声响起——
  
  “咚咚咚!”
  
  只在一瞬间,屋子里所有人都仿佛被时间的规则锁住,陷入了静止状态。
  
  飞剑掉落地上,黑鸟消失不见。
  
  虽然隔着一道门,众人却仿佛都能在脑海中,看见斗笠男子敲门的模样。
  
  斗笠的帽檐遮住了他的脸,投下一片阴影。
  
  他笔直地站在主屋门口,淅沥的雨水落在他的身上,又顺着斗笠和雨披流在了地上。
  
  敲门之后,他低着脑袋,张了张嘴。
  
  低沉的、仿佛来自异世界的阴冷声音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
  
  “夜幕将临,雨绵路长,冷风瑟瑟,不宜远行,请问,鄙人可以借宿吗?”
  
  他妈的,要死人了。这是古有生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
  
  斗笠人话音落罢,屋内,靠近门口的天花板诡异地下起雨来。
  
  接着,那里忽然出现了一截足有衣柜大小、外壳很厚的肉肠。
  
  屋顶上的雨水继续往下落。
  
  那雨水带着强烈腐蚀性,很快将肉肠融化掉,露出了藏在里面的蒙面忍者。
  
  “嘶……”
  
  忍者满脸惊讶,却无法自控地抓住门把手,打开了房门。
  
  斗笠男子站在门口,说道:“请问,鄙人可以借宿吗?”
  
  忍者似乎想答话,下巴抽搐着,但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斗笠男子轻轻抬起斗笠的边沿,露出布满了密密麻麻刀疤的面孔。他的眼神空洞无物,直若活死人一般。
  
  “不是,”斗笠男子看着忍者,“你不是。”
  
  一声长叹。
  
  屋顶上的雨水继续滴落,落在了忍者的身上,融化了他的忍者头巾、头发、肌肤、血肉,融化了他的头骨。
  
  忍者撕心裂肺地惨叫起来。
  
  稍许,他失去了意识,模糊了面孔,化成了一坨肉泥,又化成了一滩脓血。
  
  这场面太渗人了。
  
  屋内所有人从头凉到脚。最可怖的是,大家完全无法动弹。
  
  顾醒心里发毛的同时,也有些不解——之前被熊田信彦吃掉的斗笠男子此刻明明坐在喜多英二郎的车里,那么眼前这位长相一模一样的斗笠男子是从哪里来的?
  
  当然,他能够觉察到,眼前的斗笠男子显然要比英二郎出租车上的那一位恐怖的多,绝不是熊田信彦这种c级怪诞能够对付了的。
  
  顾醒想起了雨女。
  
  雨女的怪诞规则似乎也是用雨水将被规则锁定之人融化掉……雨天种,斗笠怪诞每次出现似乎也都有雨,所以也是雨天种吧。雨天种的怪诞都是如此杀人的吗?
  
  喜多英二郎行驶规则的时候也有雨,他算不算雨天种?
  
  也不知怪诞调查课是怎么给这些各种各样的怪诞分类的,雨天种、传说种、因果种、敲门种、祝福种、复仇种、幻觉种、迷雾种、吞噬种、寄宿种、特异种、诅咒种……
  
  真是五花八门,有时候一个怪诞还兼着好几个种,复杂繁琐得很,要是有机会能看看关于这些怪诞的学术论文就好了。
  
  “啪……啪——”
  
  斗笠男子踏着地上的脓血走进屋里,目不斜视地走上了楼梯,所过之处,留下一道道残破的脚印。
  
  所有人都能在脑海里看得见——
  
  斗笠男子走进了二楼某间客房,很惯熟地脱下雨披,摘下斗笠,挂在了衣架上。
  
  雨水从斗笠和雨披上流到了地上,打湿一大片木板。
  
  斗笠男子拿来一块抹布,在地上擦了又擦,擦得干干净净。
  
  放回抹布,斗笠男子躺在了床上,和衣而卧。
  
  少许,他转过身子,一只手悬在半空中,仿佛怀中搂着什么东西。
  
  但众人分明都能看的清楚,他的怀中根本空无一物。
  
  “呼——”
  
  扯呼声响起,拷在每个人身上的无形枷锁顿时卸去——又能动弹了。
  
  众人活动手脚,客厅里一阵沉默。斗笠怪诞此刻就在楼上,酣睡正香,谁也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一着不慎触发了对方的杀人规则。
  
  “哈哈哈哈~”
  
  古有生一阵和气笑声,“如此甚好,那忍者自恃清高,不肯与我等为伍,如今他自作自受,成了那【怪诞轮回者】雨下亡魂,正好为我等分忧,诸位——
  
  照此情形看,那斗笠怪诞杀人之时,全是随心而定、随机而选,便算是拿着凡人当替死符也毫无用处。如此一来,我们之间便无拔刀相向的道理,不如大家放下彼此成见,再度携手,齐心协力,共商解谜大计如何?”
  
  “最初要联手的是你,”
  
  红衫冷笑道:“刚才要嚷着宝剑不长眼睛的也是你,阁下以为这试炼场是游乐园么,想玩木马玩木马?想坐过山车就坐过山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