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东瀛怪诞创造时 > 第162章 小洞不见了

第162章 小洞不见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涉谷公寓的顾醒家的储藏室里。
  
  在中央公园上空黑洞消失的一瞬间,安置于墙角的小洞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消失了。
  
  这种消失来得太过突然,小洞也只来得及从即将闭合的洞口中递出一张纸条,随即墙壁上变得光滑一片,仿佛小洞从来未曾出现过。
  
  眼前发生的状况完全超出了顾醒的预料,不论是天空中的大洞,还是公寓里的小洞,他都以为它们将永远存在下去,就算他死了,它们也会亘古不变的存在着。
  
  在经历了短暂的惊慌之后,顾醒镇定下来,扭头四望,发现英二郎,熊田信彦,奶奶,阳介,早惠……家里的怪诞并没有伴随着小洞的消失而离去。
  
  他心里更加踏实了一点,从地上捡起小洞留给自己的最后一张纸条,看了起来——
  
  【顾醒君,抱歉,暂时无法陪你走下去了。
  
  这次的离开并非是因为红衫执拗的闯入,而是另有缘由。
  
  考虑到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无法给予你适时的提醒和警示,有些暗藏已久的秘密必须在计划之外提前告知于顾醒君了。
  
  以下文字,或许会颠覆顾醒君的认知,但却无丝毫不实之处。
  
  世界是个轮回,命运也不外如此。
  
  事实上,这已不是顾醒君你第一次在奈良公寓地下室发现这个小洞,不是你第一次把手指深入小洞并以此为介将天空戳开一个大洞,也不是你第一次抱着惩恶扬善、弘扬正义的目的开启这场人生的试炼。
  
  甚至,都不只是第二次、第三次……
  
  轮回不断重启的原因很复杂,也很简单——
  
  这个世界也并不似你眼前看到的这幅模样,除了可怖无序的怪诞,一些阴暗的角落里还隐藏着我们经历数个轮回,苦苦寻觅,却始终不曾找到的敌人。
  
  说真的,我们至今都不晓得是他,还是她;
  
  也不晓得对手是人,是怪诞,还是别的什么。
  
  我们只知道他很狡猾,很阴险,很强大,很难战胜。
  
  因为“他”的存在,尽管每一次试炼发生的故事不尽相同,但最终都以我们的失败而告终。之后每一次轮回重启,都将以顾醒君的某位至交好友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为代价。
  
  即使轮回再起,她也将永远不复存在,永远消失在几乎每一个人的记忆里。
  
  时至今日,我已不忍心告诉顾醒君,你到底永远失去了几位朋友;也不忍心告诉你,她们,或者他们的名字。
  
  轮回并不是可以无限重启的,它将越来越接近最终的完结时刻。顾醒君,我们不能再输下去了。
  
  所以,在这个无限接近终结的轮回里,我才会以如此的身份与你相见,试图帮助你、引导你取得最终的胜利。
  
  很可惜,接下来的一段路要靠你自己了。顾醒君,我无法确定自己将离开多久,无法确定归期,也无法确定怎么做才能再次出现在你的视野之中。
  
  我隐隐感觉到,这一次我的消失与‘他’在暗中察觉到了你的存在有关,这是极其危险的讯号。
  
  或许,明天早晨,我就会回来。
  
  也或许,只有当你战胜了‘他’,当你取得了这场人生试炼的最终胜利,我才会回来。如果顾醒君还期待着与我的再次相逢,那么请坚持不懈地努力下去。
  
  最后,虽然黑洞不再了,但我把这张纸条留给你。只要达到了触发条件,顾醒君依然是这个世界上的怪诞描述者。
  
  ps:你曾经好奇我的身份,我未曾告诉你答案。但事实上,你已经在这一次的轮回之中见到,或者即将见到尚未曾走入黑洞的我。
  
  是不是觉得很有趣呢?我期待顾醒君自己找到答案】
  
  顾醒把纸条看了很多遍,试图从中获取到更多的信息。
  
  对于小洞所说的一切,顾醒深信不疑。至少,绝大多数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因为当顾醒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生出了一种难以言明的熟悉感,仿佛命运的轮回再次上演。
  
  现在,他知道了“敌人”的存在,从今往后便一定会慎之又慎。
  
  他有点好奇曾经的自己为什么没有战胜“他”,甚至都没能找到“他”,明确“他”的身份……难道拥有了小洞的帮助,拥有了【怪诞描述者】的身份,顾醒依然比不过那位“敌人”吗?
  
  无论如何,这一次的轮回,顾醒绝不会让悲剧重演了。
  
  虽然他想不起之前每一次轮回中发生的事情、具体的场景和永远离去的伙伴,但只看着眼前的纸条,看着上面清秀又熟悉的字迹,顾醒的心头涌起莫大的悲凉和懊悔。
  
  他从未见过小洞所说的敌人,却不妨碍他对“他”痛恨至极。
  
  “洞子,”
  
  顾醒对着纸条轻声说道:“你还在吗?听得见我说话吗?”
  
  小洞不再回答。
  
  纸条上,小洞写给顾醒的那一段话消失不见了。
  
  不知什么人,用冰冷、机械又清晰的笔迹,在纸条上写下了顾醒此时此刻拥有的寿命总数——
  
  一万一千零三十二年四个月。
  
  “明天,明天早晨……”
  
  明天早晨,小洞会不会回来?这是她在纸条上提出的一种可能性。顾醒抱着乐观的期待。
  
  在早惠的陪伴中,顾醒躺在储藏室的地板上睡着了。
  
  这是他搬到涉谷公寓后头一次在储藏室里过夜,也是他头一次没有拒绝早惠的陪伴。此时的顾醒格外痛恨孤独。
  
  一整晚,早惠的心情看起来都格外的好。
  
  她靠在储藏室的墙壁上屈腿坐了下来,她身后的那块儿墙壁正是顾醒曾经安置小洞的地方。
  
  顾醒躺在地板上,把脑袋放在早惠的一条腿上,那是一种非常奇妙的触感,柔软又紧致,散发着让人安定和沉静的气息。
  
  在这种气息的环绕中,顾醒暂时忘却了他描述者生涯中刚刚发生的一次重大挫折,伴着早惠亲柔的耳语和歌谣,他昏昏睡去,呼噜声格外香甜。
  
  第二天早晨,顾醒从他对“敌人”完成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的美梦中醒来,早惠仍然保持着昨晚顾醒睡前的坐姿。
  
  顾醒坐起身来,早惠挪开身体,一人一怪诞一起看向小洞原本存在的位置——
  
  此时,只是一片白漆漆的墙壁,和顾醒地下室的那片一模一样。
  
  幽闭的空间、熟悉的画面让顾醒恍若隔世,仿佛时间退回到了几个月前,小洞尚未曾出现的那段日子。
  
  那个时候,顾醒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警察,是为了还清贷款而艰苦努力的工薪族,是墙壁一般的白纸。
  
  创造怪诞,惩恶扬善,对他而言仿佛天方夜谭。
  
  ……
  
  黑洞消失之后几天,怪诞研究部的【怪诞记忆清除行动】逐步开始启动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