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左肩有你 > 第33章 番外4 毕业

第33章 番外4 毕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口头保密协议签订完了之后,两个人没再说话。
  
      蒋丞的问题顾飞没承认,也没否认,蒋丞得出“结论”之后,他依旧是没承认,也没否认。
  
      态度有点儿模糊,但蒋丞觉得已经够了,他这个问题本来也只是大着胆子试探,就像是要保护自己的秘密而发出的进攻。
  
      这世界上想要隐藏自己的人那么多,需要隐藏的事也那么多。
  
      顾飞把窗户开了条缝,点了根烟,准备继续修图。
  
      抽了两口之后,蒋丞手伸了过来:“给我一根。”
  
      “你平时是抽烟的吧?”顾飞把烟盒放到他手上,“怎么总跟我要,我没在的时候呢?”
  
      “抽光了,”蒋丞点了烟,“你没在我就不抽呗。”
  
      顾飞把窗户缝又开大了一些。
  
      “冷啊。”蒋丞往沙发里缩了缩。
  
      “那你去厨房开了烟机抽。”顾飞点着鼠标,把屏幕上蒋丞的脸放大。
  
      其实服装的图片,模特的脸他一般都懒得处理,或者最后随便弄一下,不少照片如果觉得脸没拍好,直接就截掉了。
  
      但蒋丞这张脸,实在很好,能让他放着衣服细节不修,先修脸。
  
      小沙发挨着桌子,蒋丞坐那儿基本是跟他面对面,看不到电脑,他倒是不用担心蒋丞看到他拍个衣服先精修模特的脸会尴尬。
  
      “顾飞。”蒋丞伸手往桌上的小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
  
      “嗯,”顾飞把烟灰缸往他手边推了推,“又连名带姓了啊?”
  
      “之前求人嘛,总要套套近乎的,”蒋丞叼着烟笑了笑,“我问你个问题。”
  
      “问。”顾飞盯着电脑屏幕,其实蒋丞这张脸,也没什么太多的地方需要修,脸型漂亮,皮肤状态也很好。
  
      蒋丞往书柜那边看了一眼:“上回我看到的那个谱子,是你写的吧?”
  
      “嗯?”顾飞愣了愣,也往书柜看了看。
  
      “作曲的书一大堆,还有各种乐理,你要再说不是你写的,”蒋丞说,“就太不真诚了。”
  
      顾飞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才往椅背上一靠:“是,我写的。”
  
      “太意外了,”蒋丞转了转杯子,“挺好听的,文盲也能写谱作曲……”
  
      “我不是文盲。”顾飞纠正他。
  
      “大号学渣也能写谱,”蒋丞看了他一眼,“有成品吗?”
  
      “没有。”顾飞回答得很干脆。
  
      其实成品不少,都在电脑里存着,只是他基本不听,说没有也没什么不对的,偶尔听到的只有丁竹心唱的那一首。
  
      要说这些东西,换个随便什么人,他都无所谓,爱听听呗,但在蒋丞面前,他不太愿意展示。
  
      就冲蒋丞扫一眼谱就能哼出来,他不想露怯。
  
      “爷们儿点儿,”蒋丞估计是挺无聊的,叼着烟兴致勃勃地说,“我会保密的。”
  
      “保个屁密。”顾飞笑了,犹豫了一会儿之后还是点开了播放器,找了找,把那首点了播放。
  
      吉它声响起的时候,蒋丞靠回了沙发里,他不会弹吉它,不过一直觉得挺好听,只是他喜欢的东西,什么吉它,哨笛木笛的,老妈都觉得上不了台面。
  
      接下去是和进来的钢琴。
  
      无感。
  
      听得太多,弹得也太多,初中过了八级之后他简直就一秒钟都不愿意再碰钢琴。
  
      他这种烂泥扶不上墙的行为应该让老妈……让沈一清非常失望,后来家里有亲戚朋友来的时候提出想听听他弹琴,都会被沈一清拒绝,满眼的失望。
  
      失望就失望吧,反正他也不愿意弹。
  
      前奏很好,能听出想表达的内容,满满的迷茫。
  
      他忍不住看了顾飞一眼,顾飞给人的感觉不像是会有这种状态的人。
  
      女声很低的哼唱响起,蒋丞马上听出了这个声音。
  
      “丁竹心?”他有些意外地看着顾飞。
  
      “嗯。”顾飞应了一声,还是在修图,眼睛盯着屏幕。
  
      蒋丞忍不住探了脑袋过去瞅了一眼,看到了自己的半张脸和胸口,还有被扯开的领口。
  
      “我操。”他迅速坐回了沙发里,这种看着别人修自己照片的感觉实在太诡异,明明是对着镜子看了十几年的自己,却跟偷窥了陌生人似的别扭。
  
      “这张拍得特别好。”顾飞看了看他。
  
      “哦。”蒋丞点点头,在丁竹心沙哑而慵懒的声音里低头喝了口柠檬水。
  
      “我一脚踏空,我就要飞起来了
  
      我向上是迷茫,我向下听见你说这世界是空荡荡……
  
      你说一二三,打碎了过往,消亡
  
      有风吹,破了的归途,你有没有看到我在唱……你说一二三转身,你听被抹掉的慌张……”
  
      曲子很迷茫,词也挺迷茫,不过蒋丞听到“你有没有看到我在唱”的时候抬了抬头,扫了顾飞一眼。
  
      这个“看”字让他突然找到了丁竹心之前想要的关于“哑”的那个感觉。
  
      有一种无声的压抑。
  
      “词谁写的?”蒋丞问。
  
      “你猜,”顾飞一条腿屈起踩在椅子上,下巴顶在膝盖上,手里鼠标哒哒响着,“猜对了给你吃糖。”
  
      “你吧,”蒋丞说,“词曲都是你吧?”
  
      顾飞拿过扔在旁边的外套,从兜里抓了一把糖放到他面前的桌上。
  
      “你是不是跟丁竹心玩乐队呢?”蒋丞拿了一颗奶糖放进嘴里,有些吃惊。
  
      这歌词他没有仔细体会,但还是能捕捉到这里面的细腻和敏感,这样的内容,跟顾飞实在难以联系到一起。
  
      他盯着顾飞,这个人平静的外表下,究竟是什么样的内心?
  
      “没,以前她带着我玩而已。”顾飞说。
  
      “挺有意思,”蒋丞说,“不过你看着真不像能玩这些的,要说你会弹吉它我倒不吃惊,一般来说不良少年为了装逼下点儿功夫都能扒拉几下……”
  
      “我不会弹吉它。”顾飞说。
  
      “哟,一个不会弹吉它的不良少年,”蒋丞说,“那泡妞路上都得算是瘸腿。”
  
      顾飞看着他没说话。
  
      “……哦。”蒋丞冲他举了举杯子。
  
      “你是不是心情不怎么好。”顾飞问。
  
      “嗯?”蒋丞喝了口水。
  
      “话真多。”顾飞说。
  
      蒋丞沉默了一会儿,把杯子放到了桌上:“刚跟李保国打架那女的,你认识吗?”
  
      “认识。”顾飞回答。
  
      “是李保国前妻?”蒋丞问,“被他打跑的那个。”
  
      “是被他打跑的,不过不是前妻,”顾飞又点了根烟,“是现任,他们没离婚。”
  
      “……啊,”蒋丞愣了愣,靠回沙发里闭上了眼睛,“操,这都他妈什么乱七八糟一帮垃圾。”
  
      “她很久没回来过了,几年见不着她一次。”顾飞说。
  
      这大概是顾飞在安慰他,这个女人一般不会出现,几年都不会出现一次。
  
      但蒋丞感觉现在任何说法都拯救不了他的心情,无论她几年出现一次,哪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再出现,她也是自己的亲妈。
  
      像李保国一样不可思议,却又货真价实。
  
      他特别想给沈一清打个电话,问问她当初怎么就这么想不开要从这么一家人手里领养一个孩子。
  
      “丞哥,”顾飞叫了他一声,“你过来我跟你说。”
  
      “什么?”蒋丞站了起来,走到他身边。
  
      “你明天拍照的话,”顾飞指了指屏幕,“注意一下胳膊,稍微可以收一点儿……”
  
      “我靠,”蒋丞到这会儿才看清了自己穿着那身四面来风的衣服是什么样子,实在有点儿扛不住,他指着照片,“你这修图的速度还敢接活儿?”
  
      顾飞笑了笑:“没,我修图很快,都是流水作业……”
  
      “就这还流水?流了这么长时间了还是这张啊水往哪儿流了?”蒋丞简直不能理解,“这张是堰塞湖吧?”
  
      “别的都修了一堆了,我就是再拿这张出来给你讲。”顾飞说。
  
      “为什么非得拿这张?别的照片上我没有胳膊么?”蒋丞叹了口气。
  
      顾飞笑了半天,最后也叹了口气:“这张真的很好,我估计丁老板会用这张做主打,说不定还会送你一件。”
  
      “滚。”蒋丞说。
  
      “我刚跟你说的记住了没?”顾飞问。
  
      “记住了,”蒋丞拿了张椅子坐到他身后,“胳膊收一点儿。”
  
      “那我继续。”顾飞说。
  
      蒋丞看着他鼠标来回在照片旁边的各种选项上点着,照片忽明忽暗忽大忽小地变化着,变完了没个对比他也看不出来跟之前的有什么不同,只知道顾飞的确是“流水作业”中。
  
      看着自己各种姿势表情的照片在顾飞手里来回折腾,感觉有点儿不能直视,总担心这么清晰的照片会不会有什么眼屎鼻毛之类的被拍了下来……
  
      他起身坐回了沙发上,从书包里抽出了本子。
  
      “不看了啊?”顾飞问了一句,手上没停。
  
      “不看了,”蒋丞说,“你家还有桌子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