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轮回乐园 > 第二十八章:送爹

第二十八章:送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深渊之罐飘浮在半空中,凯撒目露贼光的盯着这漆黑陶罐,那种王八看绿豆对上眼的感觉,在场的众人都能感觉到。
  
  其中最激动的当属伍德,以这家伙的城府,手竟然有些颤抖,他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似乎……他们魔鬼族的野爹,找上了新的苦主?
  
  凯撒明显是和深渊之罐看对眼了,具体原因不得而知,但凯撒乃是何许人也,这厮的贪婪性格,路边捡块石头,都恨不得榨出油来。
  
  凯撒当然知晓伍德来树生世界是要送出深渊之罐,这点苏晓提及过,凯撒就算和深渊之罐看对眼,也不会立即去触碰这陶罐。
  
  “真是可怕的危险物。”
  
  凯撒坐回到沙发上,一副无事发生的模样,飘浮在半空中的深渊之罐逐渐落下,被伍德握在手中。
  
  在这一刻,伍德送出深渊之罐的计划,忽然就明确,他沉稳心神,没表现的太迫切,他问道:“凯撒先生,你以前用过深渊之罐?”
  
  “啊?没有啊,我怎么可能触碰这种危险物。”
  
  凯撒开始装傻充愣,一副完全不知道方才发生什么的表情。
  
  场面一下就僵持族,一方是石榨出油的奸诈之人,一方是魔鬼族的老阴哔,双方各有心思。
  
  凯撒的想法是,他可以保管、乃至于获得深渊之罐,但伍德所代表的魔鬼族,要拿出一笔‘送爹费’。
  
  伍德的想法是,他这次一定要送出深渊之罐,上次深渊之罐与茂生之狂乱大战一场后,深渊之罐受损严重,这就导致,伍德刚从画之世界脱离,就直接出现在魔鬼族驻地,遭到重创的深渊之罐,拿魔鬼族十全大补,魔鬼族差点休克过去。
  
  而且伍德与魔鬼族掌权的几位老魔鬼发现,深渊之罐在与茂生之狂乱大战一场后,‘食量’俱增。
  
  野爹的食量越来越大,魔鬼族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几名老魔鬼倍感无语,这tm都多少年了,深渊之罐就不能换个虚空势力薅?就可着他们魔鬼族薅?
  
  眼下伍德虽急切送出的深渊之罐,但他不是失了章程,他知道凯撒有多贪婪,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凯撒与深渊之罐有一定的相同,不,单论贪婪与毛过拔雁能力,深渊之罐不及凯撒。
  
  因此,伍德要慎重,他可以割舍一大笔资源,但也要有限度,之前被深渊之罐十全大补后,他们魔鬼族已经够穷的,虽说族中没让他这‘全村人的希望’穷,可伍德也要省着些。
  
  “凯撒先生,是这样的,我看你和这罐子有缘,不妨……”
  
  “别乱说,我和那破罐子没缘。”
  
  凯撒话音刚落,伍德手中的深渊之罐自行开盖,罐体放大后,啵的一声,吸在凯撒头上,将凯撒的头套在罐子里。
  
  看到这一幕,伍德退了两大步,心中暗叹一声,凯撒大概率是没了。
  
  “视野开阔了很多。”
  
  凯撒开口,他头顶扣着放大好几圈的深渊之罐,上面虽没有眼洞,但他能清楚的看到外面。
  
  听闻此言,伍德的瞳焰似乎都瞪大了些,神情中带着不可思议。
  
  在伍德惊诧的目光中,凯撒用食指轻敲了下深渊之罐,波的一声,深渊之罐从凯撒头上脱离,逐渐缩小到茶杯大小。
  
  此情此景,让伍德两个大跨步上前,抓住凯撒的手,说道:“凯撒先生,以后深渊之罐就委托您保管了,这是我魔鬼族的诚意。”
  
  伍德说话间,拿出个皮质小包裹,递给凯撒,不动声色的把深渊之罐的盖子塞进凯撒手中。
  
  “这个嘛~”
  
  凯撒语气中带着犹豫,但在他捏了捏手中的小皮包,感测到里面的物品后,他的双眼突然瞪大,并非他意志力不够坚定,而是魔鬼族给的太多,就算是凯撒,也出现了短暂的满足感。
  
  “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
  
  “契约…签订!”
  
  伍德口中发出空洞与深邃的声音,一张黑色羊皮纸在他身后出现,这羊皮纸刷拉一声横向展开,宛如一卷巨大的卷轴。
  
  黑色契约在房间内展开几米长,依然没能完全展开,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名字,位于靠后方的位置,有个名字为沃波·伍德。
  
  嘶~
  
  伍德身影后的黑色契约,被一种幽绿色火焰点燃,燃烧途中宛如烧塑料般,会滴落黑浊的焦糊物。
  
  当伍德身后的黑色契约燃烧殆尽后,凯撒身后出现一张新的黑色契约羊皮纸。
  
  新的黑色契约羊皮纸只有a4纸大小,上面逐渐勾勒出深渊之罐的形体,之后浮现很多看不懂的蝇头小字,在最后的契约落款上,尼古拉斯·凯撒这个名字印在上面。
  
  伍德仔细观察这新出现的黑色契约,就算以他‘契约宗师’的造诣,也从未见过与这类似的契约,不过这契约与他们魔鬼族和深渊之罐结缔时,完全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深渊之罐与魔鬼族之间的关系,是「加害方」与「受害者」,「野爹」与「爹之供奉者」的关系。
  
  而凯撒与深渊之罐这契约,则属于同流合污,不,应该是狼狈为奸更贴切。
  
  深渊之罐与凯撒对上眼,其中原因有很多,唯独不是因为凯撒是‘天选之人’一类,而是因为:
  
  1.深渊之罐祸害魔鬼族很多年了,外加之前与茂生之狂乱的大战,导致深渊之罐只能拿魔鬼族十全大补,时至今日,深渊之罐可能是感觉魔鬼族不富有了,略感嫌弃,但也找不到新的势力迫害,只能将就着用了。
  
  2.凯撒虽是轮回乐园阵营,但他不是契约者或猎杀者,而是更偏向中立的裁决者,这样一来,深渊之罐既不会遭到轮回乐园的排异,还能借助凯撒的裁决者身份,获得一定程度上的公证,这就很妙。
  
  3.凯撒本身的相性与深渊之罐很合拍,尤其是方才深渊之罐放大一些后扣在凯撒头上,那种狼狈为奸的感觉强到炸裂,深渊之罐这是换路数了,或许是已经发现,就算能找到下一任的‘乖儿子’,那些‘乖儿子’也会很不甘,会想尽办法摆脱它。
  
  4.自从在画之世界内,深渊之罐与茂生之狂乱大战,并有些提升后,深渊之罐就不再倾向于久居魔鬼族,而是要去不同的世界,向更高一步踏进,与凯撒合作,显然是可以满足这点的。
  
  这些条件相加,才促成了凯撒与深渊之罐互看对眼。
  
  黑色契约逐渐隐没,深渊之罐落在凯撒手中,凯撒如获至宝,轻抚过深渊之罐的罐壁,仔细观察每个细节。
  
  看到这一幕,伍德心中长舒了口气,肩上万钧的重担,在这一瞬间消失了,他甚至感到瞬间的不真实感,祸害他们魔鬼族这么多年的野爹,终于送出去了。
  
  不过在看到凯撒眼中那如获至宝的神情后,伍德心中竟出现一丝不忍,转而,这一丝不忍被他的‘老阴哔之魂’吞噬殆尽。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凯撒是要和深渊之罐和平相处时,他忽然深吸了口气。
  
  “he~呸!”
  
  凯撒一口大黏痰吐进深渊之罐内,马上把盖上扣上,可能是深渊之罐没料到会有这情况,竟没在第一时间有所反应。
  
  凯撒乃何许人也,他会看不出,深渊之罐要拿到工具人?其实他早就看出来,但他对深渊之罐的贪婪,让他决定借助轮回乐园与虚空之树的公证,和这破罐子怼一下。
  
  只见凯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取出他的‘三神器’之一,【恶浊的裹脚布】,用这烂绷带般的裹脚布,把深渊之罐缠住。
  
  可能是被凯撒一口大黏痰恶心到,深渊之罐大意了,刚要有所反应,就被【恶浊的裹脚布】缠裹在其中,这让它的反击停滞了下。
  
  凯撒的动作不停,又拽出【欺诈者头裹】,把这屎黄色头裹当袋子用,将裹着【恶浊的裹脚布】的深渊之罐塞进里面。
  
  这还不完,凯撒又从裤裆里掏出一部破旧pos机,也就是【无尽之贪婪】,一股脑的丢进头罩里。
  
  做完这些,凯撒只来得及缓口气,头上见汗的他掏出【衔尾蛇石板】,作势要向头罩里塞,天知道这头罩是什么结构,能装这么多骇人的玩意。
  
  哒哒哒!
  
  凯撒手中的【衔尾蛇石板】高频率颤动,不远处的苏晓甚至看到,蛇板上浮现了‘求你了,不要啊’几个字。
  
  凯撒可不管这些,他反手把【衔尾蛇石板】丢进头罩里,认为这就完了?不,凯撒既拖鞋,又脱袜子,将自己的两只鞋与袜子都塞进头罩里。
  
  凯撒又拿出两枚徽章,同时使用,一枚的效果是暂时得到轮回乐园的庇护性公证,另一枚的效果为,得到虚空之树的生命锁定权限。
  
  凯撒知道,单凭他自己,就算所有‘神器’齐出,也怼不过深渊之罐,但凯撒会借势,借轮回乐园与虚空之树的势,以此安排一下深渊之罐。
  
  凯撒从未想过收服或操控深渊之罐,这点他绝无可能做到,但他不会成为深渊之罐的工具人,最底线,是和深渊之罐进行公平对等的合作。
  
  凯撒的一条操作,看的伍德头皮发麻,他们魔鬼族不是没尝试过反抗这爹,成为戴孝子,可惜,几次的反抗,戴孝子没做成,反而被收拾到欲仙欲死。
  
  “这样就没问题了……”
  
  凯撒刚开口,黑色丝雷出现在他体内,滋啦一声爆发开,把凯撒电到差点翻白眼,整个人‘花枝乱颤’。
  
  “呀呀呀呀呀……”
  
  凯撒直挺挺的躺地上,身上黑雷乱窜,哆嗦个不停。
  
  而在凯撒身旁,先是遭到粘痰突袭,之后又被一系列手段‘折磨’的深渊之罐,则在头罩内:‘得得得得得……’
  
  深渊之罐颤动个不停,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被恶心的。
  
  左有凯撒躺地被电到‘花枝乱颤’,右有头罩内的深渊之罐‘得得得’颤动个不停,这场面,让人莫名的想笑。
  
  伍德笑不出来,他转身就撤,不仅是他,苏晓与罪亚斯、布布、巴哈也都冲出去,此地不宜久留,先到外面的庭院里观察下情况。
  
  苏晓刚冲出小楼,一声闷响从身后传来,有一道黑雷劈在小楼上。
  
  这巨大的声响,把守在附近的女战士·焚薇与鬼影·迪尤克引来,他们两人是精灵王派来的护卫,说是如此,其实一直都是监视+保护二者皆有之。
  
  其中鬼影·迪尤克的面色虚白,想来也是,自从被委任成苏晓的护卫,这暗杀部队的头目,一天窜稀十几次,正所谓好汉架不住三泡稀,更何况鬼影·迪尤克每天十几泡,他都开始怀疑人生,感觉自己不是被派来监视与保护药师·白夜的,而是来守厕所的。
  
  “白夜大人,您没事吧。”
  
  鬼影·迪尤克开口,声音透出几分虚弱。
  
  “……”
  
  苏晓皱眉看着鬼影·迪尤克,对方身上有股子酸臭味,他说道:“你身上这是什么怪味。”
  
  “额~,这~”
  
  鬼影·迪尤克心中突然有那么点委屈,他每天窜稀十几次,当然猜到是怎么回事,他确定,就是苏晓给他下的毒。
  
  鬼影·迪尤克自觉的略站远些,精气神似乎有虚了几分。
  
  宛如‘渡天劫’的场景出现,上空的乌云构成一道漩涡,不时有一道黑雷劈落而下,没入到小楼内,奇怪的是,这小楼没被轰碎,只是房顶被击穿而已。
  
  足足过了近半小时,天空中的异响才平息,还在现在贝城的禁卫军长·阿尔勒,几乎等于苏晓提拔上去的,所以周边被引来的城卫军,没敢靠到太前。
  
  小楼的门被推开,一身‘乞丐装’,脑袋顶着雷劈的发型,脸色焦黑的凯撒走出,他眨了眨那双自带贼眉鼠眼感觉的眼睛,轻咳两声的同时,口中喷出两股烟。
  
  “怎么样?”
  
  伍德是最关心眼下情况的。
  
  “还行。”
  
  凯撒差不多是含泪说的这话,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这次赔了,十分罕见的赔了一次。
  
  “那深渊之罐……”
  
  伍德最先确定的,是会不会出现「野爹归来」这种绝望场面。
  
  “我已经和那破罐子签订了后续的契约。”
  
  听闻此言,伍德高悬的心放下,他站在原地沉默了片刻,就恢复以往的沉稳,没流漏出狂喜一类的神情,毕竟是魔鬼族的老阴哔。
  
  伍德没选择马上脱离「好队友小队」,原因是,上次他送出深渊之罐,就是匆忙退走,结果深渊之罐没在骷髅赌徒那待多久,就又找回来了,所以伍德决定,这次不能匆忙离开,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苏晓目露沉吟之色,他在犹豫要不要拿出「死灵之书」,将其送给凯撒,如果凯撒不要,那送给伍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