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轮回乐园 > 第十七章:陷阱

第十七章:陷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空中阴云密布,骷髅岛的码头上人声鼎沸,海腥味中混合着汗臭、香烟与酒精等味道,此地展现出畸形的繁荣,环境却脏污不堪。
  
  海盗就是海盗,哪怕开了窍,懂得贸易比劫掠更安全,金币来的更稳定,但他们也不会考虑长久发展,在这骸骨码头崩塌进海底前,是不会有人来修缮的。
  
  有修缮骸骨码头资金与手段的海盗,更愿意把钱投入到自己在联盟或圣兰王国的产业,而非修缮这明天就不知被谁抢去的骸骨码头。
  
  到了港口的街道上,苏晓发现街边两侧多为二层或三层建筑,时到傍晚,大多数商铺类建筑的门头上,都挂着盏提灯。
  
  “白夜,之后到旅馆会合,我去找名朋友,看他愿不愿意和我们同行。”
  
  白金主教说话间,还把红瞳女从烤鱼串摊前拖走。
  
  “……”
  
  苏晓没说话,只是把一个装满海盗金币的大钱袋丢给白金主教,里面共有100枚海盗金币,这次白金主教,红瞳女,野兽骑士三人,愿意一同前往噩梦岛,一路上,肯定是不会让这三人手头拮据。
  
  苏晓一直有件事想不通,以白金主教,红瞳女,野兽骑士三人的实力,哪怕不能特别富有,但也不应该这么缺钱才对,三人似乎是在完成某件事,并且那件事很耗钱。
  
  走在有些泥泞的街上,苏晓虽刚到骷髅岛,但对此地还是有些了解,岛上一共是两伙势力,商会与猎兽家族。
  
  所谓猎兽家族,并非是由血脉或亲系所聚拢而成,骷髅岛上所有猎兽人,都是猎兽家族的成员,他们之所以能和商会掰手腕,究其原因是他们的战力,他们长年深入黑暗海域与海兽搏杀,让他们既不畏生死,也有强悍到让人咋舌的战斗经验。
  
  眼下骷髅岛的趋势为,海盗已逐渐没落,猎兽家族在快速兴起,他们所做的行当虽危险,但这是自食其力,外加只要猎兽人不死在黑暗海域,晚年有猎兽家族作为保障。
  
  这也是为何,苏晓之前在码头上,没看到多少海盗的原因。
  
  夜幕悄然降临,当苏晓抵达港口镇的旅馆时,刚推开门,嘈杂的争论声与大笑声传来,与之一同的,是酒精和食物香气混合的味道。
  
  放眼整个旅馆,只有寥寥几名衣着落魄的海盗,在边角处喝着闷酒,围桌而坐,喧哗畅饮的,都是猎兽团成员。
  
  苏晓等人推门而入后,让旅馆一层的酒客们声音小了很多,九成以上猎兽团成员都只是端着酒杯,坐在那不动了,他们常年与海兽搏杀,锻炼出了更敏锐的感知,只不过,这也有坏处,当他们距离苏晓太近时,会感到汗毛竖立的危险感。
  
  苏晓踩踏着吱嘎、吱嘎作响的木质楼梯上楼,过了片刻,一层内才恢复方才的热闹。
  
  一名坐在角落处的海盗,端起木酒杯,他把里面的酒液一饮而尽,甚至伸着舌头,顿了顿酒杯,不放过一滴酒,这就是海盗,大把金币到手后,喝半瓶丢半瓶,过一段时间没钱后,就不会放过能得到的每一滴酒液,每一口吃食。
  
  这名模样邋遢的海盗,看着木台阶尽头的走廊,他隐隐透出紫芒的眼睛,让人感到不祥,他的手伸进袖子里,摸了摸里面的刺青,那是他曾引以为豪的标志,怒鲨海盗团的象征。
  
  这名海盗起身离开旅馆,与此同时,旅馆三楼,苏晓暂住的客房内,盘坐在床|上冥想的苏晓,睁开双眼,看向一旁的布布汪。
  
  无需言语交流,布布已是心领神会。
  
  “汪。”
  
  布布汪叫了声,融入到环境内,去跟踪敌人。
  
  苏晓取出一枚枚指环大小的圆环,用灵影线,把这十几个圆环吊起,让其呈自然垂落状,稍有微风就能摆动,彼此相撞。
  
  只不过,这种隐隐透出紫芒的金属环哪怕相撞,也不会发出声响,这东西不是产自物质世界,是噩梦区域的材料所制。
  
  这是苏晓在画之世界所得的材料,那个世界近乎被噩梦区域所吞没。
  
  苏晓将手中剩余的一枚金属圆环抛入口中,用牙咬住,这是噩梦之音的特点,无法通过物质世界的空气传导,但可以通过骨传导。
  
  一个个金属环垂在苏晓上方,盘坐在床|上的苏晓继续冥想,他已让德雷、银面、维罗妮卡去联系当地的猎兽团,以3000~5000金币的酬金,购买一艘三桅杆骨船,从而深入黑暗海域的中心,抵达噩梦岛。
  
  通过方才的提示,苏晓已确定噩梦之王就是告密者,眼下他有三种选择,把噩梦之王引来,在骷髅岛将对方格杀,这么做最耗时,成功率也不高,好处是战斗风险低。
  
  再危险些的,是深入黑暗海域后与噩梦之王交战,此等前提下获胜,猎杀名单的赏金会补正到700盎司时空之力。
  
  最危险的是登上噩梦岛,那就是噩梦之王的老巢,在其老巢将其格杀,1500盎司时空之力到手,这等悬赏金,已和背叛者平齐。
  
  可以确定的是,身处噩梦岛上的噩梦之王,必定是有大幅度实力加成,以至于,身处噩梦岛的噩梦之王,应该比背叛者更难对付。
  
  之所以这么说,是根据均衡性判定而得出,无论背叛者身处何地,都是稳稳的1500盎司时空之力赏金,此乃实力的体现,而噩梦之王,只在噩梦岛上值1500盎司时空之力。
  
  换句话来讲,一个是在任意地方都强,一个是离开噩梦岛后,就当场拉了胯,所以说,噩梦之王必定是在噩梦岛上,强到让人发指的程度,才能值1500盎司时空之力。
  
  当苏晓冥想到后半夜时,他忽然听到金属碰撞的叮当脆响声,这声音既空灵,又有几分诡异感。
  
  苏晓睁开双眼,解除房间内所有灵影线的同时,单手一抓,将所有落下的金属环都握在手中,大鱼,上钩了。
  
  苏晓吐出口中的金属环,拇指一弹,这枚金属环悄无声息的没入到侧面的木墙内,因靠近噩梦,这金属环上的紫芒更明显几分,很好,隔壁的鲨鱼,大概率是精神被拖入到了噩梦中。
  
  无论怎么说,这鲨鱼都曾是四海之王之一,哪怕被关在疯人院很久,但其狠辣与果决,不会这么容易被磨没,只要稍有机会,这鲨鱼就会死死咬住。
  
  苏晓把这鲨鱼带来,不准备一开始就让对方当航海士,而眼下,这鲨鱼能很好的担任这职位,且,有这航海士在,一路上必定是有惊无险。
  
  布布汪悄然出现,低叫了声,意思是它跟踪的那名海盗突然就消失,还不是被传送走一类,是突然一下气息等全部消失。
  
  苏晓已了解当下是什么情况,看似他刚到骷髅岛,实际上,敌人的手段已袭来,就在隔壁的房间内,睡梦中的怒鲨,十之八九是身处噩梦之境内,并投靠了某个强大存在。
  
  至于那强大存在是谁,都不用想就知道,必定是噩梦之王。
  
  正因如此,苏晓才确定,这去往噩梦岛的一路上,必然异常顺利,眼下可以确定的是,噩梦之王虽强大,但并不能驾驭黑暗海域内的海兽,否则的话,大群海兽已袭来。
  
  换句话来讲,如若噩梦之王能操控这里的所有海兽,这些海兽就等于噩梦之王所掌控的力量,他不会允许猎兽团的存在。
  
  最先排除这最糟糕的情况后,接下来就好办很多,而怒鲨在噩梦中被噩梦之王策反这件事,这就是苏晓想看到的,准确的说,他带怒鲨来这,就是故意让敌人策反这海盗。
  
  都不用想就知道,曾是四海之王之一的怒鲨,必然与噩梦之王有些联系,骷髅岛位于黑暗海域边缘,作为这里曾经的海盗王之一,无论怒鲨是否愿意,都必然与噩梦之王,或多或少有些关系。
  
  眼下苏晓进入黑暗海域,他基本确定,位于噩梦岛上的噩梦之王,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到来,这是凭轮回乐园的提示所确定,方才的提示中,有这样一条:
  
  【提示:你已进入黑暗海域内,此区域由噩梦之王(告密者)所占领。】
  
  苏晓凭这提示,大致推测出噩梦之王对这片海域的掌控程度,不过这只是初步的猜测,真正让他确定噩梦之王已知晓自己来此的,是因为刚才的金属环。
  
  因这些金属环出自噩梦区域,一旦周边有噩梦的气息,或噩梦特性的能力,这些金属环,就像被磁铁所吸附的金属般,会有所反应,比如向噩梦所侵袭而来的方向漂浮,以及放出紫色微光等。
  
  凭借这点,苏晓确定,隔壁的房间内正被噩梦悄然侵袭,而隔壁房间内住的是阿姆与怒鲨。
  
  两者中,谁会被噩梦之王所策反?这都不用想,或者说,噩梦之王不会将阿姆拖入噩梦之境内,以免这件事暴露。
  
  怒鲨原本就和噩梦之王有些瓜葛,外加怒鲨眼下的处境,这就是噩梦之王想找的目标。
  
  苏晓为何放任这一切?原因是,他想要尽快通过黑暗海域,抵达噩梦岛。
  
  作为叛徒之一的噩梦之王,在察觉到灭法找来后,必定先是惊怒,之后是打量与试探,在得知这灭法还没完全成长起来,和先代灭法们还有差距后,试问,噩梦之王是想办法把这灭法引到噩梦岛,凭借他在噩梦岛上的强大,将这灭法杀死,还是让这灭法因黑暗海域的凶险暂退,等实力完全成长起来后,再去噩梦岛?
  
  噩梦之王肯定会选前者,这也就出现奇妙的一幕,噩梦之王比苏晓本人,更希望他尽快抵达噩梦岛。
  
  此等情况下,噩梦之王选择策反怒鲨,已是必然的结果,让怒鲨作为航海士,用骨船把苏晓等人载到噩梦岛上,全部解决掉。
  
  冥想让时间过得很快,后半夜三点多,房门被敲响,是德雷,他通过老院长介绍的中间人,终于找到了艘三桅杆骨船,对方出价4600枚海盗金币,且不讲价。
  
  “买下,半小时后出发。”
  
  “明白。”
  
  德雷与银面两人提着装满海盗金币的旅行袋离开,不出意外的话,这边最多半小时,就能完成交易,在骷髅岛买船很简单,给钱就可以。
  
  苏晓带着布布汪出了客房,来到隔壁房间内,他发现这里没残留噩梦的余味,看来噩梦之王很谨慎。
  
  “怒鲨,准备出海。”
  
  听闻苏晓此言,刚睡醒的怒鲨目露几分愠怒,只能说,这家伙演技很可以,要是这时表现的太顺从,反而容易引起怀疑,毕竟他是海盗出身。
  
  “白夜院长,现在是下半夜的三点,你准备在这个时间,起航向黑暗海域?如果是这样,你还是把我送回疯人院吧,我还不想死。”
  
  怒鲨拿起瓶水,咕嘟咕嘟猛灌。
  
  “你在这等待,10分钟后有人接你回去。”
  
  留下这句话,苏晓向房间外走去,他在进行最后的确定,他不会因为自己的推断,就把所有都压上,相比推断,敌人无法掩饰的行动,才是衡量一件事最准确的方式。
  
  就在苏晓要走出门时,眼皮乱颤的怒鲨转怒为笑,道:“白夜院长,我这不也是为了我们所有人的安全吗,黑暗海域夜间比白天更危险,我们要进行最起码五天的航行,能尽量避开夜晚,就要避开,等到早上,我们起航才稳妥。”
  
  “你说什么?”
  
  停步在门口的苏晓,侧头看着怒鲨。
  
  “我说等明早再起航。”
  
  “更上一句。”
  
  “哦,我们最少得五天,才能到噩梦岛,白夜院长,我们来时乘坐的是联盟产的货轮,那东西的速度,比风帆船快很多,所以才一天就到骷髅岛,换做普通货轮,最少要三天。”
  
  怒鲨提起船只方面,眼睛都更有神采几分。
  
  “要五天……”
  
  苏晓转身回到客房内落座,见苏晓皱着眉头,怒鲨心中暗感不妙。
  
  “如果我们明早乘货轮回联盟,傍晚就能返回。”
  
  苏晓的话,让怒鲨的心脏都差点哆嗦了下。
  
  “既然要航海五天,那就先不急着对付噩梦之王,先回去对付其他仇家,巴哈,联络货轮那边,告诉他们,我们明早回去,价随他们开。”
  
  “明白,这就去办。”
  
  “白夜院长,你这是?”
  
  怒鲨都有点懵逼,他感觉,这疯人院的院长多少有点神经病,简直想什么就做什么,都到了骷髅岛,结果要回去?暂时不去噩梦岛了?这怎么行,他可是和噩梦之王在噩梦之境内,订立了契约,要是不去那边……
  
  见苏晓、布布汪离开客房,怒鲨靠坐在床头,一副什么都和他无关,他要继续睡早觉的模样,其实他这是要进入噩梦之境,去找噩梦之王,问问这事怎么处理,那灭法半路改主意了,不去噩梦岛了。
  
  一小时后。
  
  咚咚咚~
  
  旅馆的房门被敲响,客房内,冥想中的苏晓睁开双眼,布布汪开门后,发现是阿姆看押下的怒鲨。
  
  怒鲨走进房间内,从容落座,他停顿了几秒,说道:“白夜院长,其实我始终保守着个秘密,我之所以能成为四海之王中的一位,是因为我……”
  
  “废话少说,直奔主题。”
  
  冥想中的苏晓,依然闭着双眼,保持着些许的冥想状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