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轮回乐园 > 第二十九章:心灵

第二十九章:心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虚空·奥术永恒星·地底监牢,典狱长办公室。
  
  虽位于地底,此地并没有憋闷感,上百平米的办公室内,是愁眉不展的苦哔副典狱长,目光呆滞的懵逼狱卒大队长,眼神悲苦的迷茫会计官,以及满脸怀疑人生的郁闷女秘书,最后是靠坐在皮椅上,双腿交叠搭在办公桌上的悠闲典狱长。
  
  有什么样的老大就有什么手下,休格手下的这几名心腹,就没一个看起来有正经模样的,各类怪癖与不良嗜好一堆,但这掩盖不了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都首屈一指。
  
  “嘘,别出声,会影响休格大人思考。”
  
  狱卒大队长做出禁声手势,一旁的女秘书瞟了眼这头号舔狗一眼,一拳砸在办公桌上。
  
  嘭!
  
  “嗯?到饭点了吗?”
  
  惊醒的休格咽了下口水,坐好扶正典狱长帽的同时,还不动声色的擦掉嘴角的口水。
  
  “典狱长大人,你想好怎么处置乌鸦女了吗。”
  
  满脸苦哔的老年副典狱长开口。
  
  “这事啊,乌鸦女是一定得处置的,但我们得仔细讨论清楚后,再决定怎么处置。”
  
  休格轻咳一声,终于有了几分正经模样。
  
  “大人,我们已经讨论两个月,奥法派系那边已经来了七八次,要我们赶快给个裁定批文。”
  
  女秘书的目光很犀利,毕竟这两个月都是她顶住奥法派系那边的压力。
  
  “怎么能是我们出裁定批文呢,这得审判所出。”
  
  言罢,休格喝了一大口热茶,品味着浓茶的苦涩,他就是故意这样卡着,他从始至终,都不相信乌鸦女会做叛徒,奥法派系那边的态度很明确,奥术永恒星几次收到原罪物造成的损失,必须有人背锅,一直做脏活的乌鸦女是不二人选。
  
  休格与乌鸦女是朋友,更重要的是,休格的亲哥哥,也是帮奥术永恒星做脏活,这次乌鸦女是什么下场,后续他的兄长也会是如此,所以这件事到休格这就卡住了。
  
  休格看了眼办公桌上的照片,看着照片上的兄长,休格最深刻的印象是,他哥揍人可太疼了,以及小时烤的地瓜真好吃,每次烤地瓜,他哥都舍不得自己吃,都给他吃,等他吃撑后,再拿出各类好吃的,一边看着气到哇哇哭的他,一边吃。
  
  忽然,休格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惊惧感,这感觉就像一只无形之手狠狠攥住他的心脏,然后全力捏,伴随着心悸的剧痛,他感受到一股磅礴的本源能力涌入到他体内,这股本源能量之多,险些让他全身血肉浮现裂痕。
  
  当休格缓过一口气时,他的几名属下都满脸担忧的看着他,他双手十指按在前额,两根拇指按揉着太阳穴,声音平淡的说道:“都出去吧。”
  
  女秘书想出言询问,却被副典狱长冷眼阻止,几人退出典狱长办公室。
  
  “临走前,至少让我再看你一眼啊。”
  
  休格低声喃喃开口,眼中浮现和以往不同的瞳光。
  
  这两兄弟,兄长有远超天才级的修行天赋,弟弟有无与伦比的灵魂系天赋,如果他们两个的能力二合一,强大程度一定让人惊愕。
  
  其实这两兄弟有个秘密,多年前,他们父亲留给他们一份遗产与诅咒,当兄弟中有一个死去时,另一个会掠夺走对方的所有,而现在,休格从他兄长那掠夺到了绝强巅峰程度的本源力量。
  
  ……
  
  古战场·巨兽埋骨地。
  
  苏晓对古战场很熟,自然也来过巨兽埋骨地,在传送迷雾消散时,他已身处一具巨大骸骨下方。
  
  这骸骨整体呈肋骨状,足有几千米长,哪怕半埋于泥土中,高度也得在五百米以上,身处这骸骨下很震撼,苍白骨骼上还飘散的淡淡黑雾,依稀能感受到这巨兽生前的威武。
  
  平坦的场地上插着各类武器,在百米之外,是赤膊上身,坐在一块怪石上的狂徒。
  
  和以往对战的强敌不同,狂徒并没有大boss的压迫感,与狼神、老兽王、猩红君主等强敌的气场无法相比,这家伙正大口吃着条烤兽腿,吃的满嘴是油。
  
  “白夜,别介意,这不是我对和你的决战不尊重,老子想着,这得有五成概率是老子的最后一顿了,总得吃饱不是,哈哈哈。”
  
  狂徒豪迈的笑着,几口把肥美多汁的兽腿肉吃干净,并用那野兽般的尖牙咬碎骨棒,最后吮|吸手指上的焦香油脂,他在怪石上站起身,试探性问道:
  
  “白夜,我用一颗「原初之核」换这冠军之位怎么样?这买卖,你应该不亏吧。”
  
  狂徒可谓是毫无大boss风范,竟准备以此买通苏晓。
  
  这就是狂徒的真正模样,他曾经只是个街头混混,偶然间得到了一分爆炸物术式图纸,借此不断向高处爬,期间只要能战胜挡路的强敌,无论多么卑鄙、无耻的手段,他都会将其视为可行的策略,他从未忘记自己出身卑微,所有的一切都要亲手去夺。
  
  铮~
  
  苏晓手中的长刀出鞘,相比一颗「原初之核」,一百多点黄金技能点对他更重要,况且敌人的许诺并不可信。
  
  苏晓周边盘绕的金色锁链逐渐消散,这代表本轮黄金斗技的决战即将开始,在对面,狂徒一口咬上自己的小臂,在上面留下一个个圆形牙洞,鲜血涌了出来,还没淌下就蒸发成透明的气雾。
  
  两人周边漂浮的黄金锁链越来越少,在其完全消失时,血气虚影在苏晓身后出现,拉开灵魂大弓的同时,魔灵化为黑烟箭矢,这是苏晓无意间发现的一点,现在的魔灵难以控制,可在斩杀敌人导致魔灵意识陷入沉眠后,魔灵就很好控制了。
  
  嘭!
  
  黑烟箭矢冲破层层气浪,转瞬到了狂徒前方,他单手前探,一股黑暗的吸力涌现,让黑烟箭矢开始扭曲,随后如同遭到空间撕扯般,黑烟箭矢扭曲到炸散。
  
  然而,化解黑焰箭矢的攻击没任何意义,苏晓与魔灵互换位置,出现在狂徒正面两米处。
  
  ‘刃道刀·绝幽。’
  
  在狂徒的视线中,周围的世界陡然变得漆黑一片,他眼中只剩三道黑蓝色斩痕迎面袭来。
  
  ‘定向·引爆。’
  
  咚!
  
  爆炸凭空出现,蔓延的爆炸焰中,苏晓没被炸退,交错的斩痕出现在狂徒的胸膛,他飙血倒飞而出的同时,口中发出声嘶力竭的喊声,难以置信,狂徒竟疼到如此高喊。
  
  ‘黑暗·吞噬。’
  
  疼痛到面容扭曲,还在倒飞途中的狂徒双手合十,一颗米粒大小的黑色光点在苏晓胸膛前出现,并在刹那间扩大,将他吞没到其中。
  
  凭空出现的黑洞搅动着,黑蓝色烟气逐渐飘散出,方才被卷入其中的自然不是苏晓,关键时刻他与魔灵互换了位置,别小看狂徒的这种能力,这能力是种很阴险的秒杀技,只要中招,至强以下的身体强度,必定会被搅碎。
  
  噗通一声,倒飞出十几米的狂徒倒地,他从地上爬起身后,全身肌肉都有些痉挛,只见他对着自己的脑袋就是砰砰两拳,眼中满是血丝的他,盯着几十米外的苏晓。
  
  “这是什么鬼能量,疼…疼死老子了,好险,差点休克过去。”
  
  狂徒身上的肌肉无法抑制的痉挛,值得一提的是,从一阶到绝强级对付这么多boss,青钢影能量所附带的剧烈痛感,首次起到如此明显的效果,这般翻了很多倍的疼痛,是狂徒为了获得力量的代价之一。
  
  轰!
  
  凭空出现的爆炸又一次出现在苏晓周边,当硝烟散去,他身上已经攀附大量晶体层,随着晶体层的崩裂,周边的爆炸焰散去。
  
  目睹一幕,狂徒眼中是不加掩饰的失落,这些能力都是他凭自身天赋所开发,对付那些名声在外,实际外强中干的‘强者’格外好用,眼下对上真正的强者,他的这些能力收效甚微。
  
  树根般的黑暗线条在狂徒胸膛中心蔓延开,他的眼底逐渐被黑暗所侵染,身上骨骼、肌肉的膨胀声有几分渗人,眨眼间,他已化为身高四米以上,身上飘散黑暗气雾,满头狮子般乱发披散的人形怪物。
  
  咔吧、咔吧~
  
  狂徒双拳握紧,皮肤表面透出金属般坚硬的乌光,一道道气孔在他大臂与后肩出现,里面喷吐出以生命力为燃料引发的烈焰,他心脏的位置,已变得炽红,引擎般高速跳动的心脏,让他看起来就像一台残暴又强大的杀戮机器。
  
  “吼!!”
  
  狂徒一声怒吼,轰隆一声,周边十几公里内的地面悍然崩裂开,如同一位泰坦巨人一脚踏下所崩起的天威般,这才是真正的狂徒,苏晓本次黄金斗技的最终对手。
  
  轰!!
  
  狂徒背后的一个个圆洞内喷出生命焰,与之对应的反作用力,让他撞碎层层空间,他脸盆大小的右拳握紧,突进上前的同时,一拳轰来。
  
  长刀与重拳交击,一声仿若玻璃炸碎的巨响后,以苏晓和狂徒为中心,周边几公里内的空间轰然碎裂开,如同破碎的镜子。
  
  此时的黄金斗技场内,因方刚才狂徒不符合其凶名的表现,颇有抱怨的观众们忽然都失声,他们错愕的看着大荧幕上的画面,即使是转播,他们也感受到一种发自灵魂的恐惧感,担心那些可怕的攻击隔着屏幕波及过来。
  
  在场观众们的心惊肉跳很快消失,大屏幕上的画面已经一片漆黑。
  
  此刻古战场的巨兽埋骨地,长刀与重拳相抵,狂徒的重拳很坚固,但斩龙闪作为高出永恒级评分上限,达到7150点评分的武器,自然不是摆设,先是破开外层的防御皮质,紧接着畅快的斩过血肉与骨骼。
  
  铮~
  
  狂徒的右拳被斜斩下过半,黑血喷散间,却是苏晓纵身后跃。
  
  撕拉一声,被黑血所侵蚀的地面快速腐化,黑血落下途中的空气乃至空间都被侵蚀出斑驳的锈痕。
  
  狂徒右拳伤口上涌动着黑色触须,被斩下的那部分拳头快速愈合,并且这右拳的拳面上还进化出蜂窝状外骨骼,里面有神经纤维结构,能最大限度阻碍斩切。
  
  除此之外,狂徒的脖颈、头部等要害部位,也快速进化出这种外骨骼,他背后突出一根根骨刺,以提升背后的斩击防御力、
  
  ‘血烟炮。’
  
  一发血烟炮轰来,狂徒以左手去挡,这堪比盾牌大小的左手完全挡住血烟炮,虽说被轰的退后半步,但他作势就要冲向苏晓。
  
  轰隆!
  
  一道金色的界雷劈落,将狂徒劈的一个踉跄,他本能般再度抬起左手格挡。
  
  铮!
  
  刀锋脆鸣,狂徒粗壮的左臂被斩下,他的双目凝起,进化过一次斩击抵御后,依旧被一刀断臂,这让他暗感不妙,哪怕激发了「深渊契约」,此刻面对这大boss·灭法者,他依旧是压力拉满。
  
  “吼!!”
  
  狂徒一声嘶吼,层层黑色声纹向周边扩散,将周边空间震的嗡嗡作响,就在他准备趁机稳定体内能量时,长刀嘶鸣,迎面斩来。
  
  哐嘡!
  
  狂徒这次以作为武器的右臂格挡,可挡住这一刀后,他全身的细胞仿佛都在哀嚎与不堪重负,对面刀上的强大斩击力,让体型更大的他被迫单膝跪地。
  
  攻击对撞所导致的凛冽风压中,狂徒看向对面相隔两米的强敌,对方那双瞳孔中心透出血芒的双眼,让他的压力再度飙升一筹,心中唯一的想法是……这怪物,真的是人族?
  
  铮!
  
  长刀切断狂徒作为武器的右臂,这让他的左侧眼角一阵乱颤,无奈之下,他只能顺势一拳轰向对面的敌人,以求将这人族怪物逼退。
  
  嘭的一声,风压扩散,狂徒轰出的左拳,被苏晓以侧抡的刀柄末端击中,只是一刹那,狂徒感觉到他的左臂,以及小半个左半身嗡的一下麻了,这就是与技法型交战的惊悚之处,看似平常的近战攻击,却蕴藏着特别凶险的效果。
  
  狂徒盯着强敌的长刀,此时他半个身体发麻,决不能让这刀斩下,他右臂的断口处涌现一根根黑色触须,缠上对面的长刀,并且狂徒的血盆大口张开,一颗小号黑洞般的圆核在他口中汇聚,准备一口喷吐向对面的强敌。
  
  让狂徒没想到的是,对面的强敌竟没选择强行出刀,而是一脚直踹而来,相比挨上一刀那可怕的斩击,他宁愿挨上一脚近身直踹。
  
  这认知仅在狂徒脑中存留0.5秒就永久性改变,直踹附带的强烈风压迎面吹来,狂徒的乱发被呼的一下吹起,吹到向后笔直。
  
  在这一瞬间,狂徒竟感到时间变慢,他以往的各类记忆与经历涌向心头,突然,他将这一切都甩出脑海,瞳孔有几分颤动的想到,这是看到了走马灯!
  
  咚!
  
  狂徒正面挨上一脚直踹,在这一瞬,他看到了光,这不是比喻,是物理现象,因他倒飞的过快,眼球来不及收集退后途中周边的光线,只能收集更易于感官的强烈光线,如此一来,才形成了他看到光的视感错觉。
  
  除此之外,狂徒还有种感觉,就是挨上这恐怖的一脚直踹,其实一点都不疼,全身上下直接就麻了,仿佛肉体要把灵魂甩出去一样。
  
  当狂徒视线恢复时,他已经躺在一道很宽的深沟中,在他睁开眼的刹那,一把长刀的刀尖袭来,这等压迫力,简直离谱。
  
  狂徒以刚再生出的右臂,去挡这一刀,在长刀刺穿他手掌的同时,他全力侧移手掌,让刺下的长刀刺入他头颅旁的泥土中。
  
  躲过这要命的一刀,狂徒刚准备反击,忽感右臂一麻,之后是右臂被斩断的一幕,他根本来不及去想敌人是怎么做到的,就只能使用一张底牌。
  
  ‘黑洞·吞噬众生。’
  
  黑暗将周边几十公里内侵蚀,然后以狂徒为中心,黑暗被他吸附,一片片黑暗构成的能量刃片进行无差别攻击,在所有黑暗能量刃片聚拢在狂徒周边,把四周切割到千疮百孔后,他以能量爆发的方式,将这些黑暗能量刃片全部轰出去。
  
  一记大招轰出去,狂徒终于来得及喘口气,可惜,一把长刀迎面斩来,狂徒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去,看到了对面眼中透出蓝芒,并未被黑暗能量刃片波及的强敌。
  
  铮~
  
  狂徒的半个头颅被斩落,这导致他的右眼在眼中一阵上下颤动,随着头部再生才恢复。
  
  “噗~”
  
  狂徒没忍住喷出一大口带着脏器碎片的黑血,这是方才挨了一脚的代价,只不过,在他的判定中,这场战斗已从三成胜率逐渐提升到五成。
  
  他的最大优势,是能根据敌人的攻击特性产生临时的进化,就比如对面的强敌,最初是一刀干脆利落斩断他的手臂,而现在,那把刀虽依然锋利,当斩下他手臂时,已经有明显的滞塞感。
  
  狂徒并未表现出心中的喜悦,他准备继续这样拖下去,直到他进化到能击杀对面的强敌。
  
  这想法刚浮现在狂徒心中,他就察觉到不对,不知为何,周边变得很安静,对面这位技法宗师没继续攻击,还接连后跃几次。
  
  狂徒看到,一身猩红的盛装出现在对方身上,这猩红盛装稍有战甲的感觉,但更多是厚实的布料,其目的绝非防御物理攻击,并且这猩红盛装领口很高,加上很低的兜帽,让面部都没露出来,这显然不是用于主动战斗的形态,腰部位置有着一圈繁琐的术式,看起来应该是抑制雷电传导,穿上这身猩红盛装的灭法者,正飘飞在距离地面几米处。
  
  看到这一幕,狂徒知道他想要拖延战斗时间的想法被戳穿,不等他有所应对,他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惊悸感,都无需感知,他本能的仰头看向天空,由乌云构成的巨大漩涡在上空慢慢转动,金色雷电在里面酝酿。
  
  狂徒惊愕的看着苍穹,他唯一的想法是:‘这……真的是绝强者有资格使用的能力吗?’
  
  轰隆!!!
  
  一道几十公里粗的雷柱落下,耸立在天地间,持续向下倾泻金色雷霆,巨兽埋骨地的庞大异兽骸骨蒸发掉,因此地是虚空之树的公证区,这才让界雷没进一步向古战场的其他区域扩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